第432章【冲顶在即(二更)】

祥瑞御妹2017-07-2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猎♂文→网 WWW.LieWen.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

(求订阅,求月票!)

……

如果不登山,就永远不会感受到空气稀薄的极地上,克服自身重力和装备和极寒天气和时速近百公里的风速前行上攀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直播间熟悉的观众以往看陈二狗的直播,总是走路带风,行走速度非常快,但在这里走路也变的很慢。

因为每一步都要消耗大量的能量。

举个例子,平地里跑步一个小时也就500多卡,他们在高海拔极地环境登山和用冰镐攀爬,每天消耗热量是15000多卡,在高海拔地区攀登几个小时,就相当于普通人跑步30个小时,在超过6500米的地区,睡觉都要带着氧气罩的。

而8848仅仅是一个数字,对人类而言超越生理极限的数字,即便你上去了,珠峰还是珠峰,从未被征服。

接下来几天,陈二狗一直与登山队分开训练,他的训练是与负重队伍一起往更高的海拔输送氧气、绳索。

为了适应高山环境,每个人的红血球数都增加了50%,以尽量吸收氧气。人体虽然能为人类的愚蠢行为做这么大的调整,但他们多数时候,还是觉得不舒服。

好在陈二狗好可以忍受,他自始至终,都是队伍中状态最好的那一个。

从7790米营地到8300米突击营地之间的地貌,大多是冰岩混合地带,这段路的坡度不算大,也比较安全。

突击营地的帐篷就像是挂在绝壁上,从这里可以隐隐约约看到珠峰峰顶。

一个登山者有机会进入突击营地,就意味着他有登顶的机会了。

尽管如此,从突击营地到峰顶还有两大难关在等着攀登者。一个是冰雪覆盖的横切路,下面是万丈深渊,稍有不慎就会发生可怕的滑坠。再就是著名的“中国梯子”,在8700米处有一道近乎垂直的岩壁,被称为“第二台阶”,1975年中国登山队员在那里架起了金属梯子。

数天后,一个风和日丽的白天,陈二狗等人终于在8300米突击营地的营帐搭建好。距离顶端,只有百米海拔,却需要数小时的攀登。

他遥望峰顶,悠悠道:“我其实现在就可以登上去,但是上去后就没有再留下的理由了。”

听见这句话,人们不知该做何想法。

看过他发挥的人,都不会觉得这句话是在装逼。

大家在一起训练了这么久,都彼此熟络,不止一次相约要所有人一起登顶珠峰。在这个讲究团队的珠峰小社会中,他不能私自登顶,然后弃大家于不顾。

但谁都知道,他想要登顶的心情,已经急不可耐了。

好在至此,他的【登山】技能也提升到了(C)LV8(MAX),连【基因术】的进度也达到35%,身体能发挥属性的力量也更充分,状态前所未有的好!

万事俱备,只等一个好天气!

陈二狗的努力,也鼓舞着大家,队伍里训练热情高涨,队员会徒步进行到大本营,在海拔逐渐升高的4个大本营之间来回进行高海拔适应性训练,复习如何使用高山和攀冰装备。

这段时间的各种高海拔训练就已经使很多人出现各种身体不适的症状,登顶前体力已大不如以往。

晴天患上了肺炎,被迫返回大本营治疗。

秦飞羽感冒了,咳嗽不断,让人怀疑他是否要把肺咳出来。

王石体力太差了,一次攀登C2营地时,差点折在冰隙里,险象环生。

他也许登山技能无法与年轻人相比,但人格魅力让人佩服。在这个小团队中,尽自己所能帮助大家,还时常在陈二狗的直播间里讲一些生意经,为他拉拢了不少人气。

他的工作也许不是那么勤勉,可以拿着高薪登珠峰。但公司业绩却表现很好,还能每年有不错的增长。

管理学中常言道: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王石也许就是那个站得越高看得越远的家伙。当年每个大集团在拼命地拿高地价创地王之时,王石却另辟蹊径,与当地企业或财团合作拿地,与其拿高地价宁愿不拿,这才造就如今的地产大亨。

不过他却没什么股份,也不知道当初将股份转让是否后悔过。

陈亚洲连续失眠五天,精神非常差。去年他失眠八天被劝退,这一次好像情况并未好转。但他是个坚强的男人,领队们对他是否能够完成登顶,持怀疑态度。

楚南古月也很不好,一场风雪的夜晚,他的小腿连续抽筋了三次,是冻的。他曾患风湿病,已经治愈过,现在显然是复发了。到了这里腿就习惯性抽筋,这可不是个好现象。尤其是最后一次C3的训练,差点就无法完成。

陈二狗与他关系不错,邀请他住进自己的帐篷,帮他按摩了小腿。

“老楚,你的情况,登山……是很艰难的,你是医生,应该清楚这些。”

楚南古月沉默,“这是老黄让你跟我说的吧?”

陈二狗也不隐瞒,“是的,他们很担心你无法上去,让我来跟你说道说道。最好是让你自己放弃,但决定权在你。”

楚南古月脸色很不好,半晌从怀里取出一张照片递给陈二狗,陈二狗疑惑看了一眼,发现是个漂亮女孩抱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这应该是他的女儿,“很漂亮啊,这是你女儿吧。幸亏没随你,嫂子一定很漂亮。”

直播间里一群宅男早开始流口水了,喊“岳父”的一大片。

“嘿嘿,是啊,我女儿,随她妈妈。”

楚南古月得意道:“她叫楚南昭,今天读大四了。很漂亮吧,要不要我介绍一下给你们认识认识,她只比你小三岁。”殊不知,现在京城某医院里,正在看直播的少女满脸羞臊,恨不得飞过去掐老爸一把。

“想占我便宜啊,没门!那这小男孩是谁?”

女孩怀里抱着的小男孩,剃了光头,一脸病色,还穿着病号服。

“这是我小儿子,叫楚南康,他得了白血病,下半年就要进行手术。”楚南古月一脸慈祥道:“知道从你这里可以看到我后,他就非常喜欢看你的直播,还翻出你以前的节目整天看,现在已经是你的粉丝了,最喜欢雷恩加尔。但豹子是养不起的,所以最近领养了一只黑色小花猫……”

没想到得出这样一个答案,陈二狗心头微震,“那他现在还在看吗?”

楚南古月摇头道:“我刚跟他妈通完电话,孩子已经睡着了,所以我才跟你说这些。”

“小陈,我必须登顶。”

“我不想让孩子觉得自己老爸不行,我想要登顶给他看看,他爸爸虽然老了却还能登顶珠峰,那么他一样可以对抗病魔。所以我必须登顶……”

陈二狗沉默,直播间观众也十分意外。因为喜欢雷恩加尔而去领养小黑猫,这是不知多少粉丝都做过的事情,还真是铁粉行为。可现在……这个可爱的小粉丝却在遭受病魔折磨,让人不知该说什么好。

他们也从来没想到,在队伍中一直笑脸面人的老好人医生、直播间里被调侃为“处男”的他,还有这样不为人知的故事。而在京城一家医院里,正在看直播的他的女儿楚南昭和夫人胡爱莲,看到这里全是泪流满面。

好半晌,陈二狗才将照片递回去,“等回去后,我可以看看他吗?”

有他这句话,楚南古月知道自己可以留下来了,喜道:“谢谢你了,小陈。我想小康一定会很高兴。”

……

登山时间不是人决定的,而是天气决定的。

人人都在等待为期两周的攻顶好天气。

这一季的圣母峰天气是众人记忆中最好的一季。

适应高海拔的同时,不是整天晒太阳睡觉,北地这边天气预报程序十分先进。所有资讯都输入电脑程序,制作成图表,黄聪一直在研究资料和外头的天气。

他每6小时就会查看天气预报,但不是处于兴趣。如果突然起风或者气温下降,万一有队员在户外可能会没命。

这天晚上,黄聪突然召集大家聚集开会,“各位,有个好消息。根据天气预报指示,后天会出现连续三天适合攻顶的晴天,而队伍原计划是要等到月末攻顶的,除了老晴,我想这段时间的训练,大家已经能够适应过来。所以,经过与向导们商议后,攻顶的日期决定提前。大家的意见呢?”

这是一场赌博。

因为他们的队伍背靠圣山公司,所有人都知道他们这支队伍会掌握最新的天气情报,加上有圣山公司在背后扶持,对登山经验和天气的了解都胜过其他远征队伍的领队。

不少人都在默默观望他们的动作。

只要这支队伍一离开,前进基地营展开攻顶,其他比较缺乏经验的队伍也会跟进。如果其他远征队抢占了先机,他的队伍可能会被堵在死亡区。在那种高度等待,简直是拿生命开玩笑。

但有时候必须赌一把,谁不想登顶呢。

大家对视一眼,都没意见。

“同意!”

“同意!”

王石问道:“老晴怎么办?”

黄聪道:“我会跟他联系,询问他的意见。原则上,他的情况已经不适合登顶了,但看看他的表现。如果他想登顶,就必须后天之前赶上前进营。”

大家一起过来的,心里感情上,自然希望能一起下山。但在这里,却不能感情用事。

虽然有救援队存在,在海拔8000米以上,道德的定义是不同的。

救援队应该先确保自己能够安全返回才会考虑帮助受困者,路遇受困者的业余登山队应该绕过他们防止自己同样陷入困境,救援队应该先搭救最强壮的受困者,放弃虚弱者……

这就是“路遇垂死者不得不视而不见的救援队和其他登山队”。

决定权在自身,谁也无法替他人做主!

王石叹了口气道:“我没意见,但我推荐小王担任登山队上山后的领队。他虽然没登顶过,但我觉得有他带路,我们登顶成功的几率会更高。”

这个提议同样让人意外,随即想想陈二狗这些日子的表现,就释然了。反而一脸期待的看向陈二狗。

黄聪是圣山公司的一员,自然不是个死要权利的人,笑道:“我没意见,小陈很厉害,至少遇见危险时,有人可以腾出手来帮把手。小陈,你觉得呢?”

陈二狗无奈道:“那就跟着我吧,我会尽力帮到大家,但也别抱太大期望,登山毕竟是自己的事情。如果上山之后觉得不行了,就要对自己有个清楚的认识。”

众人对视一眼,已经很满意了,王石道:“为我们的第二领队鼓鼓掌!”

“啪啪啪!~”

一时间,掌声四起。

有大腿,自然要闹闹抱紧。王石不愧是老狐狸,率先就抱紧这支金大腿。

大家做了表态之后,圣山登协负责人兰迦也说道:“通往顶端的最后一段路,窄到只能容一人通过。”

“中间还有多出冰缝梯桥,都只能容忍一个人慢慢通过,才能第二个人走上去。一天时间里,最多只能有60人攻顶,如果太多人抓住绳索,慢慢往上攀爬,那样会出大问题。所以具体攻顶计划,需要大家保密。”

黄聪也说道:“这里有四百多人等待攻顶,我知道一些人的登山时间,但这里环境太复杂了。据我所知,就有三支队伍与我们同日登山,是否还有更多,不能确定。我们必须耍些手段。”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