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漩涡轰鸣】

祥瑞御妹2017-07-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猎♂文→网 WWW.LieWen.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

次日清晨,天空大亮。

昨天比较累,又吃得太饱聊嗨了,加上身上有伤睡得不踏实,连陈二狗也未曾醒来。

直播间里已经来了百万观众,可两个主播还在比拼着谁呼声更高——

“百万人看两个男人睡觉,也没谁了。”

“太阳晒屁股了,还不起床。”

“原来狗爷睡觉是这姿势,竟然比我起得晚,变懒了啊。”

“快起床尿尿啦……”

忽然雷恩加尔不安的“呜呜”叫了几声,连歼二十也从陈二狗胸口上钻出来,没头没脑的咕咕叫。雷恩加尔在陈二狗胸口上蹦来蹦去,全是焦躁,陈二狗被这样骚扰也终于醒觉。抱着乱蹦乱跳的小黑豹翻身坐起,只是视线明显没有焦距,满脸的疲惫未去。

“乖,别闹~”

好半晌才恢复过来,可雷恩加尔不仅没有被安抚反而更加一副躁动不安模样,这让陈二狗忽然惊醒过来。眼睛瞬间大睁,悄悄摸了旁边的打野刀,警觉地扫视着周围环境。直播间老观众们也瞬间躁动起来——

“前方高能,后方请喜好安全带。”

“不会吧,一大清早又遇见老虎?”

仰望天际、环视四周,大峡谷腹地气候、植被、山体等简直就是两重天,一边是高原的蓝天白云,一边是浓雾笼罩;一边是高原植被,一边是亚热带雨林;一边的道路是山石崎岖,一边的道路是窄窄的泥泞、淌着水。

可看了一圈却不得要领,他没有发现其他危险,可两只小宠为什么要这样焦躁呢。

他有点纳闷,将歼二十和雷恩加尔一手一个抱在怀里安抚,又在四周仔细检查了一遍,连植物草丛都不放过,却依旧毫无收获。满脸狐疑对着镜头道:“大家早上好。两小只都表现地很焦躁不安,我却找不到不安的源头,你们有看到什么特殊情况吗?”

弹幕上刷出一片问号,显然他们也是一头雾水。

心头不安,他叫醒了沉睡的胡戈。

正在这时,忽然一声“噶嘣”闷响,仿佛有人放了一个超级哑炮。说是哑炮,只是指它的声音怪异,其实这声贝一点也不小,反而震耳欲聋。胡戈刚被叫醒,还一脸迷糊,这一声炸响陡然吓的一哆嗦,什么起床气也瞬间被驱散干净,让他清醒过来。

直播间观众也瞬间被吓懵,好半晌没反应过来。

“好恶心的怪声音,吓得我一哆嗦。特么的发生了什么事情?”

“未知的危险才是最恐怖的,这一波真是刺激啊,狗爷有危险啊!”

“本吊还在网吧吃着心爱的泡面,一通巨响让我喷了整屏幕,网管都盯着我了。我感觉他眼神特幽怨……狗爷你得赔我。”

这声音并未消停,反而断断续续不间断传递过来。陈二狗叫了胡戈赶紧收拾一下东西,放下两只小宠,就往前方湖泊方向跑去。他听得清清楚楚,这里才是声音发源地,来到近前也终于知道这巨大声音是怎么发出来的。

这一片峡谷之地,四五座湖泊如璀璨钻石镶嵌的一桩碧绿之中,最大的就数他所站未知前的这方湖泊,比其他湖泊总和都要大,也许中间还有连通的水道。可如今这湖水浑浊不堪,湖泊中央明显出现数个巨大的漩涡。

湖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减下去,鱼儿奔命般成群结队的冲出水面跳跃不休,却改变不了水位持续下降的局面。

陈二狗看的眉头紧皱,等胡戈不明所以赶来时,湖泊已经看到底了。

两人也琢磨不出究竟来,猜测可能是湖底出现裂缝,或者某条暗涌河流突然疏通了水道,却无计可施。呆呆看着水位不断下降。胡戈看着大片的鱼搁浅在泥浆中蹦跳,“我们要捞几条鱼吗?”

陈二狗想了想,随手捡了一条最大的,道:“再过半小时,这几方湖泊的水就都要消失不见了。我们抓紧时间吃点早餐,离开这里。”联想到雷恩加尔两个的诡异表现,他也不敢多待。

如此诡异之事,也让直播间观众热议纷纷,说什么的都有。

胡戈完全是一头雾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有头绪吗?”

陈二狗沉吟一下,还是开口说道:“雅鲁藏布大峡谷从地理位置上看,是属于喜马拉雅山强褶皱、大断裂、深变质地段,岩层极为破碎,内外应力影响极大。椐科学考证,曾经在1950年发生过一次强大震波,震中位置就在墨脱,震级为里氏8.5级,烈度为12度。”

“什么?”

胡戈也吓一跳,“你怀疑是地震?”

陈二狗一脸郑重道:“我也期望是一场误会,毕竟乱造谣是违法的,万一猜错了引起社会恐慌,后果是很严重的。”

他转过头,对着镜头道:“但是古老的经验告诉我们,地震前一定会发生一些前兆,譬如动物反常、地下水异常、天气变化异常等,此类经验已被广泛认可并写入了教科书。当年08大地震之前,有传言当地出现大规模蟾蜍迁徙,数十万蟾蜍走上马路。村民表示担扰:这种现象是不是啥子天灾的预兆?可当地市林业局接报赶到现场后却解释说,这是因为蟾蜍繁殖季节,爆发大量幼蟾上岸迁移,与天灾无关,不会影响人们的生活,还会为当地减少蚊虫。但那样的解释方式已经遭到了历史的打脸,让人欲哭无泪,大自然又一次嘲弄了人们的愚蠢与粗心大意。”

“其实你也可以回想一下,咱们这一路走过来的所见所闻,难道没有一点猜疑吗?”

胡戈恍然,道:“是了,你路上一直有心事,我还以为是伤口太疼了呢。动物们大肆迁徙,蚂蚁、蝎子、长虫甚至连河里的鱼都成群结队的离开,连蜂群也放弃了完美的蜂巢大规模逃离。如今又出现池塘水诡异消失的情况……的确很难解释。”

说到这,直播间里已经炸开了锅。

毕竟地震印象还在眼前,人们怎么能忘记当年的危险。

“那现在怎么办?”

陈二狗捏了捏下巴,显然也是为难。可他很快就镇定下来,想了想,对着镜头一脸诚恳道:“现代科学技术,要想准确预测地震,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动物反常、水源异常这些高度吻合古老地震预测经验的大自然奇异现象发生时,但如果无一人敢提醒说,这是地震预兆,让大家要提高警惕。或许出于安稳人心,或许出于‘相信科学,破除迷信’,或许多年的平安让人们失去应有的防范意识,无视了大自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与警告,我们将彻底地对此失去领会能力,以至毫无防备意识之下遭此特大天灾。”

“朋友们,我们不能不吸取历史教训。GIGI在不在?”

“GIGI在不在GIGI在不在?在在在在在,我是娇妹!”

“助理小姐姐快粗来,狗爷召唤大招发动。”

“召唤助理小姐姐倒计时,3/2/1……”

观众们趁机开玩笑,丝毫不受诡异环境所影响。

不得不说,倒计时还挺准的。一条红色信息在直播间上空划过,“狗爷,我是LULU,GIGI姐姐休息去了,现在是我在值班。”

LULU是工作室新给苏琪琪招来的助手,毕竟摊子铺开了,总那几个人有些事情也会显得捉襟见肘。陈二狗道:“帮忙联系一下地震局的工作人员,打听一下情况,然后再联系我。”

“朋友们,我希望这只是一场误会,但因为现在是在直播,讨论这样的话题显然已经超出范围了。如果因此造成社会恐慌,我愿意接受法律惩罚。也请直播间的朋友们,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不要故意散布恐慌言论,那是会犯法的!再三告诫,为了我的直播间不被封掉,为了我不进监狱,请不要散布流言。谢谢大家。”

LULU也吓一跳,都到了要进监狱的地步吗?

这样的大事显然不是她一个刚进公司的小职员能决定的。一路小跑,带着哭音跑到GIGI房间,“粗大事了粗大事了,GIGI姐快醒醒,粗大事情了!”

外界议论纷纷,尽管有陈二狗做警示、提醒,依然有少不好事之人到处去散播这种消息。出于凑热闹也好,好心也巴,键盘侠也好,这种人行为都是不可取的。

尤其是打着“我也是好心”旗子的粉丝们,这样做显然也是在给陈二狗增添麻烦。

但对于正处于大峡谷中的荒野F4组合,情况显然更加严峻。

陈二狗一阵歉意道:“大胡,对不起啊,让你也身处险境中。”

胡戈拍拍他的肩膀道:“没关系,是我自己要来的。我觉得这样做很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哪怕是一场误会,如果要承担法律责任,我愿意跟你一起承担。”

陈二狗心头一暖,重新展开笑颜道:“现在想那些还为时过早,还是担心一下我们眼下的路程吧。我们接下来还要绕过一道刀锋山脊,大约海拔2800米,继续下行。渐渐进入雅鲁藏布江水域之中,然后涉水渡江,前往中段的一道峡谷腹地。在那里,有我事先空投丢下的急救包,就是为了防止突然情况而准备的求生工具,也有一件我为你准备的礼物。到了那里,就等于完成这次荒野求生任务的4/5了。”

“如果运气好,今天夜里,我们就能获救。”

“真的?”胡戈喜出望外,笑道:“说真的,尽管这次荒野冒险非常奇特,但我现在脑子里想的全是回家。”

陈二狗笑道:“但也别抱太好的期望,在大峡谷中天气是最多变的,天上下雨、地上淌水、人在泥泞中挣扎赶路的情景我想你会终生难忘的。”

“我们将涉洪水、过泥沼、爬陡坡、穿悬崖、走藤网、甚至再次经历垂直速降,整天整天在泥水里摸爬滚打是常有的事,希望你有个心理准备。”

胡戈刚刚高兴的脸,瞬间坍塌下来,“你还不如不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