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社会我狗哥,人狠耳屎多(2/5)】

祥瑞御妹2017-07-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猎♂文→网 WWW.LieWen.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

(求月票,求自订!)

……

“朋友们,拜托胡戈所赐,今天我们将拥有一顿丰盛的水产大餐。这不是什么大青鱼、大黑鱼。这一条是高原裸鲤,下边这条黄色带斑纹的叫裂腹鱼,都是典型的高原鱼种。”

陈二狗打野刀出鞘,在水草上摩擦几下后开始去鳞,笑道:“由于高原地区冬季冰冻时间长,即使夏季,水温也很低,因此裂腹鱼类多蛰居杂食,以至体鳞逐步退化,下咽齿行数趋于减少,口须也因丧失作用而消失。”

“在这种严峻环境中生活的裂腹鱼生长缓慢,性成熟较迟,繁殖力低。但由于高原鱼类区系组成简单,敌害少和种间竞争不激烈,所以目前多种群还较繁盛。个体较大的种类,需要经过很多年才能长这么大。尤其是我们抓到的这几条,不知道在这里生活了多少年……至少十年吧。但想要就这样将它们全部带走是不现实的,我需要就地处理它。”

“唯一需要注意的是,裂腹鱼类的卵均有毒,必须在100℃高温5分钟后,毒蛋白方能被破坏。我就直接去掉所有内脏好了,只留下最纯美的鱼肉带走。”

“树叶来了,水草来了。”胡戈回来的正及时。

陈二狗对着镜头笑道:“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他施展开刀功,观众们只见得刀光刷刷闪过,胡戈更是贡献了夸张的表情包。在一片赞誉的弹幕之下,陈二狗快速将所有鱼内脏连带鱼骨都一一去掉。为了方便携带,他没有切成生鱼片,去掉头尾后将它们串在一起,递给胡戈,“给,可以挂在脖子上。”

不由分说,直接帮他挂了上去。

胡戈脸上一个大大的“囧”字突显出来,苦笑道:“我想过这一趟需要干些什么活,可能会干些什么活,但脖子上挂着几条大鱼,绝对不在计划之中。好吧,看在你是伤员的分上,我就背着吧。”

陈二狗装作没听见。

小拇指翘起,一个标准的兰花指,一脸淡定的表情……抠耳朵。

风吹过,短款风衣下摆随风飘扬,一头短发也甩起水花扬起一脸阳光的蔫儿坏笑,长棍一扫当头开道而行。“走吧,继续上路。”

他才不会担心这个,别看胡戈表面牢骚,没准心中还兴奋之极呢。

直播间爆笑一片,“社会我狗哥,人狠耳屎多。”

“哈哈哈,坂田银时版抠耳朵。”

“在下坂本。”

“坂本的别走。”

“自带风飘的男人啊,霸王洗发水。”

“父亲节快乐,狗粑粑,请受小弟一拜。”

陈二狗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哪怕走遍全国的大部分地方,也不曾看见如此令人赏心悦目的景致。周围是一架连一架的亘古如斯的山脉,有些山顶上终年积雪,如唐古拉山脉和念青唐古拉山脉。

山下的树木植被还好,全都是碧绿茂密,古木参天不在话下。一根根十人合抱、数十人合抱的大树坐落道旁。

望远方看,那或大或小的河流似飘带一般缠绕在大峡谷间,极尽委曲回环之美。整个大峡谷以及远远近近的山脉、河流,组成一副美妙无比且无法用妙笔画出的图画。

胡戈一路都赞叹不绝,哪怕再累,这也是他想要的荒野冒险。

“休息一下吧,看看远方风景。”

陈二狗说道:“那是雅鲁藏布江在追赶弟弟妹妹呢!”

“传说冈底斯神山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老大叫雅鲁藏布江、老二叫狮泉河、老三叫象泉河,小妹叫孔雀河。有一天,冈底斯把他们叫到跟前说:现在你们都长大了,好儿女志在四方,正是你们闯荡天下、开阔眼界的时候了。”

“于是四兄妹各自奔流而去。”

“老大雅鲁藏布江流到这里的时候,思念起弟弟妹妹。当天上的苍鹰告诉他弟弟妹妹都向南边流去以后,雅鲁藏布江焦急万分,立即卷起巨浪,拐了一个弯,向着印度洋方向匆匆忙忙呼啸而去,于是便形成了雅鲁藏布大峡谷。”

听了这一美丽的传说,再看那好像被雅鲁藏布江冲刷出来的峡谷,你不能不为这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叫绝。

正当他们兴致颇高地往山下走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片“嗡嗡嗡”的响声,陈二狗的脚步戛然而止。往声音来源处看去,弥漫在这片林子里的怪异声音,就是从前方一片不毛之地的山坡斜壁传出来的!

“什么声音?”

胡戈刚问完话,就见远方一片黑云笼罩,定睛一看全是黑色的毒蜂。阴云般时而聚拢、时而扩散,如同张牙舞爪的妖魔鬼怪之属。

“那是什么?”

“是鬼头蜂群啊~”

陈二狗心里登时一咯噔。

胡戈欲哭无泪,“这也太倒霉了吧。”

陈二狗也想哭,气急败坏道:“好想骂人,就不能让人帅过三分钟吗?荒野总是这样看不惯你,一旦在你最洋洋得意的时候,背后就会被狠狠踹一脚。”

说时迟那时快,阴云已经眨眼就飞临这方了,他们所处的方位正是蜂群路过之地。

几乎是在几个呼吸的时间内,密密麻麻的狰狞恐怖的鬼头蜂群就已经在整片丛林中飞旋着,发出剧烈“嗡嗡嗡”嘈杂而密集的声音。高清摄影镜头影像太清晰了,将鬼头蜂群完整的呈现出来。

与蜜蜂完全不同,蜜蜂带着的是“飞行墨镜”,触角像是它的眉毛,整天都是扬着眉的样子,特别开心,勤劳的工作。鬼头蜂则整个带着个面具,凶神恶煞的,它的“眉毛”是那种一看就不是啥好蜂的意思。特别凶神恶煞,好似带着头盔,而且它的嘴,一看就是吃肉的主。那狰狞的口器和庞大的数量,直在直播间里掀起一片腥风血雨。

“我了去,黑风老妖驾临啊。”

“是蜂群,太吓人了,老娘都吓侧漏了!”

“好恐怖,密集恐惧症强迫治愈啊。”

“帅不过三秒系列。”

陈二狗二话不说,拉着胡戈转身就跑。

脑子里,也迅速流过关于鬼头蜂的所有信息,边跑还边大声喊道:“鬼头蜂是中国大虎头蜂,也叫虎头土蜂。这种蜂的毒性很大,被蛰一口有的可使人昏死过去,民间有‘十个鬼头蜂蛰死一头牛’的说法。”

“我想不通,从来没遇见过这样的蜜蜂离巢没头苍蝇般乱飞的情形。要知道,它们的巢是建在地下的一个洞里,一般有两个洞口,一前一后,有的大的巢也有四个口,每个口都有十几蜂子在巡逻。不像别的动物只是贪恋甜甜的蜂蜜,鬼头蜂是直接吃蜜蜂的,甚至是蜂王,太可怕了!”

“……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情形——先是鱼群沸腾,然后蜂群混乱……太不正常了。”

“我一定忽略了什么?”他心底有些不安。

胡戈声音更是都发颤了,喊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要被追上了,该怎么办?”这一趟刺激是刺激了,可有些刺激过头了。

陈二狗眼光迅速打量周围环境:在遇到蜂群攻击,应尽快用衣物包裹身体暴露在外的部位,尤其是头脸及颈部,切勿反复扑打野蜂。

平缓地形可以选择快步奔跑,摆脱蜂群;危险地形则应选择原地蹲下或趴下,静止不动。

千万不能用手或是其他物品拍打那样会招来更多的蜜蜂追蛰。

最好的办法就是躲藏起来,如果没有遮挡物就应该立即蹲下,头越低越好,一般蜜蜂最爱蛰的是黑发部位,如头发、眼眉眼球、胡须、鼻孔等部位,在外界无蜜源尤其厉害。

这些保护措施,他一清二楚,但都不太适合现在这种环境。

黑压压一群,战斗机般鸣叫声,宛如世界末日。这些鬼头蜂可是吃肉的,而且数量太多了,他不能保证躲起来就不会被攻击。这个险,他不能冒。

可现实往往是残酷的,有时候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蜂群还就往他们这边扑来了。

关键时刻,陈二狗忽然眼角瞥见一点闪光反射进视网膜中,灵机一动,“那边。”

根本不多停留,一手直接办拉起胡戈,【踏雪无痕】运转起来,全力往那方树林边缘奔跑过去。胡戈跑着跑着发现自己竟然双脚都不受力了,竟然被甩起来狂奔,而现在的速度比之刚才快了何止一筹。

一时有些发蒙,“我……这是被抱起来跑了?太夸张了吧。”

刚刚跑出去,后面黑压压的蜂群,便是以席卷九天十地之势,覆盖向了它们!

嗡嗡嗡的声音,简直就是遮天蔽日,让人毛骨悚然。直播间观众也是心头七上八下,后方实在太危险了,可陈二狗几乎抱起胡戈飞奔,那速度犹如绝世轻功、“一起绝尘”,速度与激情的碰撞,也看得人热血沸腾——

“狗爷加油,run,run,run!”

“不敢看了,姥姥,我的速效救心丸呢。”

“就是爱你LJ赠送给陈二狗10万砖头瓦片,都别特么说废话了,赶紧给狗爷和胡爷刷一波礼物,给他加持祝福和气运BUFF!”

终于奔来之际,前方一条小瀑布断流出现在视线之中,没路了。可陈二狗速度不减反增,猛然加速前冲,凌空一跃,就带着胡戈“噗通”一声,豁然落进着一方断崖水瀑中去了。

头顶蜂群来得快,去得也快。

战斗机一般从自己头上呼啸而过!

两颗湿漉漉的脑袋,连同一只被水从睡梦中惊醒的毛茸茸小脑袋一起浮出水面。心有余悸看着天边的黑云。

数秒之后,已经消失在天边,只余下那嗡嗡嗡的尾声还在山谷中肆意回荡。

“呼~”二人不约而同长呼一口气,对视一眼,忍不住劫后余生的大笑。

“嗷呜……”唯有雷恩加尔被打扰睡眠,不满的嚎叫起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