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你是猪吗,你是狗!】

祥瑞御妹2017-07-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猎♂文→网 WWW.LieWen.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

(悲哀……我不能当跳票大王啊~~TT)

……

“柠檬香茅草可以帮助去除麝肉里的腥味,否则吃起来会影响口感。”陈二狗挥动着打野刀,观众只看见刀光不停闪过,那一片片晶莹的厚薄均匀的肉片,就已经整齐罗列再石板上。

“哇哇,这刀功,太装逼了吧,我眼睛都看花了。”

“普普通通啦!简简单单的石板烤肉技巧,我还没用上泥焗雪莲花叶烤肉那一招呢。”转头看向屏幕,已经满屏的666。

陈二狗笑了:“不用刷6,不用刷6,很随意一波操作,点波关注就可以了。”

胡戈也笑了,“有直播就是一点好,不至于太孤单。石板烤肉吗,这个我可以帮忙。下次我们再试试泥焗雪莲花叶烤肉吧。”

胡戈倒是不嫌多。自荐不才,要亲自动手试一试。

陈二狗自无不可,指导胡戈怎么将烤肉涂抹上一层柠檬香茅草碎屑,再用烤热的石板上香煎。

麝獐吃的东西极其原始,大多都是植物,只有在夏季才会吃一些蛇、虫之类。现在才是五月份,肉质是最纯净的时候。吃得多了,连肉里也不免带着大森林的清香。加上常年运动,肉质中些许的脂肪不多不少,刚好够榨出动物油脂,将石板香煎得“滋滋”作响。

等陈二狗看着火候,将小当家烧烤配料往上一撒时,就已经喷香扑鼻了。

那香味连雷恩加尔都伸出舌头,哈巴狗似的望着肉串。这动作,也不知道跟哪条流浪狗学的。而以观众的视角,可以清晰看到胡戈咽喉不停耸动,口水想止也止不住。他跟雷恩加尔的唯一区别,就差伸出舌头了。嘴里还一个劲的问着:“可以吃了吗,可以吃了吗?”

观众们哈哈大笑,真是苦了这孩子,该是有多饿,才一路不停的问这个问题。

陈二狗也为之失笑,轻轻用刀子在肉片上一划而过,切下薄薄的一片肉片递给他,“尝尝吧。”

胡戈已经迫不及待了,“嗷呜~”,可旁边的雷恩加尔忽然呜呜叫了一声,一脸祈求的看着他。胡戈无语,“刚才还嘲讽我,现在想要吃的才来讨好,晚了……”

“呜呜,咕咕~”雷恩加尔跳跃着蹦来蹦去,卖萌撒娇无所不用其极,就差扑过来抢食了。

直播间观众乐开怀,都被这两活宝逗乐。一些女观众更是连心都萌化了,“呜呜,我也想要一只雷恩加尔。”

“狮子狗哪有雷恩加尔可耐,简直无敌了。”

“胡戈:我能有什么办法,只能原谅你咯。”

“哈哈,逗逼儿童欢乐多。”

胡戈无法,总不可能真的跟“小孩子”抢东西吃吧,狠狠调戏了它一阵后,问陈二狗道:“它能吃热的吗?”

“吹凉给它吃吧,不要喂太多。它现在处于戒奶的时间段,每天吃不了多少。其实肚子不饿,只是嘴馋,闻到了香味勾起馋虫,并不是真的想吃。”

“了解。”

胡戈很细心的将肉片吹凉,然后递给雷恩加尔吃,“听说你当初就是用一顿晚餐,把它勾引出来的?”

陈二狗脸上浮现笑意,“也算是缘分。它那是才两三个月大,浑身脏兮兮、饿的前胸贴后背,在丛林里掉队迷路了。大半夜里从丛林里走出来,还吓了我一跳。走到了我的宿营地,被我照料了一餐,就赖着不走了。”

“还真是缘分,否则根本无法解释。”

直播间里也有不少观众回忆当初那段经典的情节,至今也难忘记。

雷恩加尔粉红的嫩舌,在胡戈手心一卷,肉片已经消失不见。

胡戈感受到了黑豹舌头添过自己手心时,那种被锉刀刷过的摩擦如此真实,吓得他手一缩,“果然是豹子啊,舌头上都是倒刺。”

夜幕下的原始森林,静谧而神秘。经过一天的翻山越岭,二人现在浑身上下早变的脏兮兮。山谷入夜后,温度开始降低,洞口挺大,好在有一块巨石遮住峡谷道口刮来的寒风,也阻挡了那一丝凉意。

篝火上红润的麝肉被烤的滋滋作响,此刻已经微微泛黄,丝丝烤肉的香味在二人鼻尖萦绕,连陈二狗也忍不住吞口水。强忍着腹中饥饿,又过了片刻,陈二狗再用刀再肉片上划出几刀,淅淅沥沥的撒上些许盐粒。

“哇,好香!观众朋友们,我可以作证,绝非托词。闻起来真的超级香,我已经忍不住了。”胡戈刚才就没吃到,现在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给雷恩加尔了。

从动作就可以看出来——何止是香,他已经眼也不眨一下了,紧紧盯着陈二狗的动作。

肉片被翻来覆去,色泽越来越漂亮,香味也越来越浓郁。那个香啊,不敢相信。其实不用他说,直播间观众看到这色泽和油滋滋,也忍不住吞口水——

“太夸张了吧,绝对是托儿,鉴定完毕。”

“大胡,注意形象啊。”

“吃货的世界,你不懂。”

“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我流口水了。”

“看饿了,受不了了,叫一盘松鼠桂鱼外卖补一补吧。”

“正在吃满汉全席,表示一点也不饿。”

“666,我这只有佛跳墙可吃。”

刀光划过,肉片被切成小片分开来。

“可以开动吗?”胡戈迫不及待了。

“吃吧。”陈二狗放下刀子。

胡戈听到这两个字,仿佛听到圣旨。直接用手就去抓肉片,被烫的惨嚎一声,蹦起来抱手直吹气。

“你是猪吗,有筷子不用。”

“你是狗,比猪好不到哪去。”胡戈不甘示弱,飞快抓起筷子夹起一块送进嘴里,生恐慢上一点。待肉片入口,刹那间,他的表情吸引了所有观众的视线。双眼都快凸起来了,接着忽然站起来捂住嘴巴哈着气走几步,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味道怎么样啊?”

“这表情到底什么意思啊?”

“是好吃,还是好吃,还是好吃呢?”

观众们表示看不懂,还是陈二狗懂他,赶紧递过去一壶盖藏红花茶,“烫着了,喝口水吧。”

胡戈接过豪饮一口,才舒了口气,“太好吃了。简直不敢相信,明明工序也很简单啊,我都亲眼看着的,怎么会跟我平时吃的烤肉味道相差那么大。”

“油滋滋的肉片带着肉汁在口腔中炸开,舌尖品味到的不是肉的荤腥而是一种独特的大自然的味道,明明是荤菜却有股植物的清香。……神奇,简直太神奇了。还有这茶,喝着自己采摘的藏红花茶吃着原始的石板烤肉,别有一番风味。”

“有这么夸张吗?”陈二狗自己都怀疑他是不是在做节目,“也就是一点娴熟的烧烤技艺,可以让烤肉与配料更加入味。如果真要有所不同的话,那就是这纯粹的麝肉野味,以及我独门秘技的配料。”

“嘶~!就是这个,好吃。你自己尝尝就知道了。”

陈二狗狐疑,抓起一块雪莲花叶子做托盘,将肉片包起来塞进嘴里,吃了起来,顿时满嘴都是肉香,肉质弹牙齿,还有一股雪莲花叶子包裹肉片的味道,也算是无巧不成书吧。雅鲁藏布大峡谷,还真是福地。

“好吃。”

二人陷入吃货模式,短短几分钟直播间里竹子、礼物猛涨。但现在观众们对这种现象已经习以为常了。

“嗷呜~”连雷恩加尔也不甘示弱,疯狂蹦跳着找存在感。

胡戈吃着嘴里,还不忘逗弄小黑豹。每每与雷恩加尔互动,讨好着它,一人一宠玩的不亦乐乎。他与雷恩加尔的关系也亲近不少。倒是歼二十,到了晚上视力受阻,很自觉的钻进陈二狗的背包里,睡觉去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