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别哭,站起来撸~】

祥瑞御妹2017-07-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猎♂文→网 WWW.LieWen.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

外界纷纷扰扰,全不影响这边已经开始的游戏。

陈二狗一边隔空教导李师师如何做菜,一边操作雷恩加尔买装备走出家门。

虽然这只是他蜕变之后第一次玩游戏,陈二狗却觉得自己的游戏水平今非昔比。脑子似乎特别清醒、灵活。有人说“钻石段位”看杀人抢人头,“大师段位”看英雄操作,“王者段位”看比赛布局,他以往总也无法理解什么意思,可现在仔细回想以往无数盘游戏的经验,视野观、思维观、对比赛的理解能力,都自觉得进化了一个档次。

只看一眼小地图上的敌我分布,就能大致猜到敌方接下来的行动路线,并且准确地判断出数条针对性措施。

有一种全局尽在掌控的感觉,“这大概就是王者视界吧!”

双手放在键盘上时,也能够明显察觉到,那些以前用不出来的骚操作现在也轻而易举。

比赛一开始双方河道两侧遥遥相望,各自在心里骂了对面一句,你瞅什么,瞅你咋地!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三十秒后兵线到位,各个英雄纷纷出现,陈二狗却果断往对方红BUFF处摸去,“这把对面打野盲僧没来反我的野,有80%概率是要红开,正好蹲一波。”

木易小米正与对面亚索打得难分难解,亚索帅气的甩刀却冲过了头,被安妮一下子晕在塔下,“哈哈,一血是我的了。”

“First-Blood!”

她操作的确有一套,将亚索诱骗过来,利用防御塔的攻击完成一级单杀。得意洋洋道:“看见没有,实力一血。这把稳了,你找个姿势躺好吧,看王者姐姐带你过关!……咦,等会,怎么不是我的一血?”

正好看见陈二狗顶着一圈红BUFF,屁颠屁颠从中路绕过去,顺便还蹭了一波兵线经验。

“运气运气,比你稍微早了那么两三秒。”

“不错嘛,小伙子。再接再厉哦,我现在残血,待会亚索回来肯定要报仇,你过来帮我抓一波。”

“收到。”

陈二狗应承着,老老实实刷野,在三级时候看到了机会,很守信的来中路蹲守一波,发了个信号。木易小米收到,立刻卖力表演起来,她没回家,正拖着残血退到防御塔下,实在很诱人。

亚索心中冷笑,同样的招式还想再用第二次吗?安妮见他不上钩,冒险走出了防御塔,亚索二话不说提刀就上,正准备一招风收走人头时,安妮却不退反进陡然闪现接Q,一把火球砸到亚索头上,将他干脆利落眩晕。

亚索不慌不忙,“闪现来送死吗,竟然还敢出击?”他都不需要反击,安静等待一秒眩晕过去后就完成复仇。

谁料这时旁边草丛跳出一只狮子狗,虎吼几声,一爪子一爪子扑过来飞快将亚索打成残血。安妮正好一个Q高高兴兴收走人头,末了还不忘夸奖一下队友,“摸摸狗头,可以的少年,时机抓的相当稳。”

陈二狗:“……是你演的好,不愧是演员。”

“那还用说,姐是真的王者实力。”

这时耳麦里忽然传来李师师的声音嘀咕道:“诶~~我盐放哪去了?”

陈二狗秒回,“左侧中间柜子,小隔间储物格里,看见了没有?别把糖混淆了。”

“哦……找到了,谢谢啊。”

木易小米瞬间惊恐的瞪大眼球,“哇,你们两个……不会已经同居了吧,居然还背着我。……奸夫**,什么时候开始的。”

“你别挠!”

李师师心口砰砰跳,忙不迭的训斥她道,“只是上次二狗送雷恩加尔过来时,进过厨房而已,是那是记得的吧?”

陈二狗笑道:“我对厨房特别有缘,只看过一次大概都记得。”

木易小米哼哼道:“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你们那么着急干什么。”她心里不爽,认定自己一定被好友蒙蔽了,眼珠子一转,忽然冲陈二狗讨好喊道:“狗爷狗爷大狗爷,要不要打个赌?”

“赌什么?”

“让我想想……”

木易小米拖着长鼻音,看看自己的英雄已经两个人头,道:“就赌这把谁是MVP,你输了就叫我妈妈,我输了叫你爸爸。”

“我靠~!要不要这么狠,这个赌好贱,不过一想到有个女明星叫爸爸,一定很爽……赌了!”

“好,有胆色。不愧是打野之王。”

木易小米夸张道,脸上一脸的狐狸坏笑,生恐对面反悔似的。

“呵呵~”??

如果你要问最具嘲讽意义的两个字,一百个人有九十九个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呵呵。这两个字组成的内涵,不用解释,每个被呵呵过的人都懂......

陈二狗已经摸清楚了这个自称被演艺事业耽误的电竞少女的思维模式,毫不客气怼回去。

木易小米无视之,哼着歌快乐的补兵,顺带将中路压制得死死的。

然而几分钟过后她就不那么爽了,看见陈二狗已经再打蓝就打信号走过去收掉蓝。陈二狗看见安妮走过来,也的确收手不打了,可没想到蓝BUFF死后,一圈蓝色光环竟然不是套在安妮身上。

“呀,我的蓝~”

“失误失误,竟然被红BUFF烫死了。”陈二狗假情假意道:“这波不能怪我,我已经收招没打了,你该是有多倒霉,才能连这样也红BUFF也没抢到。。”

木易小米气的牙痒痒,嘴里一个劲的嘀咕,“我的蓝,我可怜的蓝~”

女人打游戏就是如此,别人抢她一个蓝,都能记一辈子,脑子很快就转错了弯,愤愤道:“我懂了,这就是你的反击嘛……可以,够阴险,狗头人。这招我接了,哼~!”

狗头人是什么鬼?

现在连狗爷都不叫了,直接撕破脸皮!

陈二狗心中失笑,“别那么小气,一个蓝而已,要不我再帮你抓一波中路。死蹲亚索!”

木易小米微一犹豫,占小便宜的心思又开始蠢蠢欲动,“还不快来!”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从此时开始,就遭遇了王者妹子悲哀的开始。

陈二狗的确帮她抓崩了中路,人头却没有一次落在自己头上。每当她兴致勃勃去参团时,凭借良好补刀买到的几个大件,属性爆好,伤害输出也高到爆表,却每到关键时刻总有一只狮子汪跳出来,补上最后一下。

狮子狗前期打顺了,真的是无敌,落地就秒杀,凶残得对面都快哭了。

刚到二十分钟就迫不及待投降。

所以一直到这盘游戏结束,敌方水晶“轰隆”一声爆炸时,安妮的人头数也没有超过两个。

尽管她伤害输出全场第一,金色的MVP图案却也没落在她头上,而是印在雷恩加尔前头,让她一阵失神。最可气的是,这盘比赛中,陈二狗竟然还真的一边教李师师怎么做菜,连什么时候放盐、什么时候下汤、什么时候翻炒,都计算的一清二楚,偏偏这样三心二意竟然还打赢了她……没天理了。

“咳咳,愿赌服输,某人叫声爹地来听听。”

木易小米惊恐抬头,憋了半天才耍赖道:“三局两胜,说好了的。”

“行,你胸大你有理!这次师师来当裁判,可别又整出个五局三胜来?”

木易小米揉了揉自己的大胸,威胁道:“师师,你怎么说……”

李师师偷笑,虽然她知道小米玩游戏很厉害,好像上学那会儿就天天打游戏来着。却并不觉得她能强过陈二狗。在她心里,想当然的认为陈二狗玩游戏也是无敌的,劝和道:“你们玩一局要这么久吗。我这里饭可马上就要做好了哦,要不先放过小米一回?”

这理所当然的语气,却似一把出其不意的小刀,深深补刀刺痛了一颗王者的心。

小米不服气一拍桌子道:“谁怕谁啊,放马过来,再打一局,三局两胜制。这次我们约法三章,只要你不抢我的蓝,不来中路抢我人头,我就不信赢不了你。”

陈二狗自无不可。

这一盘稍微逆风,足足打了三十分钟,依旧凭借雷恩加尔强势落地秒凯瑞全场。伴随着敌方水晶轰隆一声爆炸,陈二狗浑身舒爽,对着麦克干咳一声。

“该死的干咳~”

木易小米眼神呆滞,似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难道是我变弱了,他明明最高才钻五实力。

不服气道:“你确定没找人代打?”

陈二狗笑道:“如假包换。”

一阵寂静,好半晌才幽幽传来一个少女悲伤空洞的声音:“唉……每次王者被坑了的时候,我都会告诉自己。赢了,你是美女,输了你还是美女。赢了,你是那种傲视群芳的美女,输了,你是那种淡定从容的美女。所以,既输之则安之,又什么好不开心的呢。”

深吸一口气,“爸爸~!爸爸爸爸~”

“狗爸爸~!这样叫总可以了吧!”

陈二狗正在喝水,冷不丁一声喊,差点没把他呛到,也不禁对她刮目相看起来,失笑道:“乖~摸摸狗头!别哭,站起来撸~”

贱贱的声音,直刺激得木易小米牙痒痒,发誓以后再也不跟这男人双排了,太伤自尊咧。

……

与此同时,狗蛋检索盯梢也终于有了结果。

“咦,竟然是他们吗!”

若有所思,“为什么就一点也不觉得意外呢。”

他将蔡一侬、王聪聪以及万达发行经理叶宁拉进一个群里,以讨论电影发行的名义,召开了一场小小的视频会议,并向他们展示了这些资料。

蔡一侬看过后眉头紧皱,“竟然真的有人捣鬼,二狗,你这资料哪找来的,可靠吗?”

“蔡姐,资料保证可靠。是找朋友弄到的,他是个厉害的黑客。”

蔡一侬还可以质疑,王聪聪却是一看就炸了,“我靠,好TM阴险。华艺这些年每逢冯笑刚新片上映,必撕逼,没想到这次撕到老子头上来了,非给他点厉害瞧瞧。”

叶宁道:“那是华艺两兄弟危机意识强烈,看到《巴博萨号》最近声势爆炸,在我们还没大规模展开宣传之前,就已经提前两个月抹黑陈先生阻击。若非这次打草惊蛇,刚好被发现,我们都还蒙在鼓里呢。”

“那还等什么,反击啊。”王聪聪叫嚣着。

叶宁心平气和道:“即使阻击,怕也不会有太好的效果,反而达成了对方宣传炒作的目的。因为华艺这部《大地震》片子是纪念当年的那场大地震,站在道德侧。哪怕我们明知道对方手段卑劣,也只是正当商业竞争,若我们诋毁那部电影也只会适得其反,反而惹上一身骚。”

从他的角度,明显是更欣赏华艺的。至少对方的手段,比王校长高明得多。

陈二狗道:“叶总,你看过《大地震》吗?”

“看过……”

“那你觉得这部电影如何?”

“还不错,无论开场特效还是煽情戏份,故事情节,该做的都做到了。加上情怀所向,这部电影票房不会低。”

“我却不这么认为,”陈二狗道:“虽然我没看这部电影,通过预告片也能大致猜到它的风格很沉重。这是在把观众的伤口撕开来,再用温情抹除伤口,利用情怀来赚取票房。但我更觉得国人喜欢看喜剧片的躲过看悲情片的。无论是唐山那场大地震,还是08年那场地震,都像是一道永远也无法抹平的伤口,烙印在许多人心中。喜欢重新撕开伤口去看这部电影的人,未必就多,你觉得呢。”

叶宁皱眉,“陈先生,你想表达些什么?”

“我觉得在舆论上可以侧重引导一下,着重宣传一下《大地震》的沉重、悲伤、撕心裂肺,《巴博萨号》是冒险纪录片,毕竟偏娱乐向,我们是不同类型。他们可以瓜分那些心有怀念、着重情怀的观众,而我们则赢取想要找欢乐的观众。”

“这……是什么意思呢?”蔡一侬似懂非懂,“还要帮《大地震》去宣传?真能与他们平分市场吗。”

王聪聪则干脆主张公布出去,直接开干。

只有叶宁已经明白,心中不禁刮目相看。

原本以为陈二狗只是运气太好,骨子里终究是小打小闹,没想到这个年轻人还能有这样的眼界。若被他俗气的名字误导,那最后一定惊艳的无以复加。

“这次王家兄弟,怕是要栽跟头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