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腹地】

祥瑞御妹2017-07-27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猎♂文→网 WWW.LieWen.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

(求订阅!)

湖底还有一些密密麻麻地身影躺在那里,那些海胆的几十根又黑又长的刺,那些针吨白色的短刺像一根根针一样。假如不小心用手或脚碰到它们,那就要疼上几个星期。那些进入肉中的刺会断在肉里,得挑出来,而毒液会使伤口化脓,而且很疼。

陈二狗漂过了一个珊瑚尖塔,塔顶上有着华丽的金紫色的花,但他肯定这不是真正的花了,它有几十片微卷起来的花瓣。他探身去轻轻触碰,那些花瓣都缩了回去,花不见了。

“好神奇的植物,那是什么?”

耳机里传来夏梦的问话声。

“是海葵,那些花瓣其实是它的触须。这些触须专门用来捕捉食物,然后把它们送进它那永远吃不饱的嘴里。”

五光十色的鱼的色彩使他眼花缭乱。扁鲛,蝶鱼,鹦嘴鱼,还有十几种他叫不出名目来,有粉红色的,有蓝色的,有棕色的。还有一大群亮晶晶的小黄鱼毫不畏惧地靠近他们的面罩,对这些黑色的大鱼好奇的程度不亚于众人对它们的好奇。

苏琪琪通过镜头反馈,看到海底的奇景,更是羡慕的嘴唇上挂油瓶。

“前面有亮光,我们进去!”

陈二狗带头游过去,终于进入一片水溶腹地。

脱下潜水装置,看着小岛内有乾坤的景象,一个个都呆住了。

“哇,埃里克-瓦特-巴博萨还真是一点都不低调啊,是吧?”

夏梦忍不住取出照相机拍照,“这个嘛,他应该有的是钱,如果你有钱肯定得炫耀一番,对吧?”

张正阳道:“所以,这里算不算是前所未见的精妙场所呢。”

陈二狗开始向那前方的山内建筑走去,“跟上,可别拖后退。”

正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陈孟达的声音,“等等,二狗,情况不对。这机器是监控附近海面上的船只动向吗?”

陈二狗捂住耳麦,“没错,80海里之内的船只雷达信号,都能被检测到。怎么了?”

陈孟达道:“我们可能遇上麻烦,望远镜看到他们的船只上有枪械。”

苏琪琪吃惊道:“老板,有三艘船的信号正向我们的方向而来,怎么办?”

队伍频道顿时为之一静。

陈二狗又问了几句,了解情况后想了想道:“不要慌,不一定是海盗,也有可能是外海巡逻的船只,我们并没有暴露。他们赶过来至少还要一段时间。三叔,接下来按我说的去做……”

“好,你说。”陈孟达稳重的声音传过来。

“首先,将船只开进溶洞口岸,掩护一下,熄火等待。驾驶室内有伪装帆布,你去取出来,在溶洞口将甲板伪装包裹起来。另外,侧壁悬挂有摩托艇,可以取出来保持备用状态。”

“为防止意外,你们也穿上潜水服。紧急情况时,驾驶室甲板下方有气枪。小心点使用。这种专打大猎物的水下猎枪是用二氧化碳气罐起动的,装一次可打一百多次,威力很大,但是操作很简单。它的后座像手枪,前把却又是机关枪型的。枪筒里还可以填充有倒钩的箭,注意不要伤到自己。”

这当然不是为射击海盗的,陈二狗是和平主义者,这只是用在水下射鱼而已,只是威力稍稍有些大罢了,他曾经试过,一射一个准。

陈孟达仔细听着,带着苏琪琪一一照做。

现在情况,哪怕有海盗,也无法阻止他们探索的脚步。

前方的建筑物越来越多,而再一座隐蔽的密林山谷之中,那座倒塌的海盗雕像更是坚定了这个想法。因为雕像上不是别人,正是埃里克-瓦特-巴博萨本人。

只是巴博萨真实身高绝对不超过130cm,可这尊雕像足足数米之高。断裂成数截,上面布满青苔。还有藤蔓根须缠绕生长。

大家发现雕像后,都非常兴奋。可是外界逼近的“敌人”也让气氛紧张。

陈二狗沉得住气,继续往前探索时。一个被山顶塌陷、巨石压落堵住的大门出现在眼前,前路已断,陈二狗插着腰打量,道:“我想当初的建筑工们,肯定没考虑好几百年的腐蚀问题。”

“那现在这么办?”夏梦微微气喘,竟然跟上了。

张正阳指着峭壁,道:“可以找另一条路,那里好像有情况。”

陈二狗转过头去往峭壁方向探索,前方却是个地坑,下方直通大海。可对面岩壁上,却再次出现雕像,这次不是一座,而是三座。其中一座,想必就是贾维斯的外祖父家族长辈,当年那位合伙人。

“可是,这个悬崖好款。我们要怎么过去呢,老板你会攀岩,可我们都没这本事的。”夏梦焦急道。

“别慌。”

陈二狗从背包里取出一捆绳索,准备的说是一捆钩索。按动钩索发射枪阀门,“Biu”地一下,钩索就直攀升二十多米,落在一处横生出来的岩石上,缠绕几圈后抓紧。

扯了几下,很结实。

“老张殿后。夏梦过来,抱住我的腰,闭上眼睛,我没叫你睁眼时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睁眼。”

夏梦大概猜到他要干什么,她只是个办公室宅女,虽然平时也有一些运动、瑜伽之类的。这样只在电影中才能看到的动作,会用在自己身上吗?总觉得不靠谱,可她这个时候却不想成为累赘,掉队。

一咬牙,照做了。

然后她感觉自己离地而起,一阵风铺面而来,忍不住睁开眼睛,嘴里不可抑制的发出一连串拖长音的尖叫声:“啊——啊——啊——”

苏琪琪揉了揉耳朵,哪怕从狗蛋反馈回来的摄影上看到画面,也觉得鸡皮疙瘩掉一地,“OMG,辛亏我没跟过去。”

陈孟达弄了提前准备好的伪装布,将整艘船隐藏起来,洞口顿时光线为之暗淡,“嘿嘿”笑道,“术业有专攻,那种危险的事情我做不到,所以从来都不去做。”

陈二狗将夏梦成功接到对面,又转回来故技重施带上张正阳。

这次夏梦亲眼看到陈二狗是怎么做的,只是单臂抓着绳索,绳子在手臂上饶了几圈而已。另一只手抱住张正阳的腰,跳起往断崖上一跃,极度惊险刺激的画面一闪而过,他们就已经准备落在身边。

夏梦张大的嘴巴还没合上:“……”

陈二狗系好绳索,一个响指打在失神的夏梦眼前,“跟紧了,不要掉队。”说罢,打开探照灯,在前方开路。

张正阳深吸一口气,苦笑着跟上。

夏梦回过神来,心里很是不忿,她觉得自己应该涨工资。悄悄问张正阳道,“你刚才不怕吗?”

张正阳看了一眼陈二狗的背影,也悄声回:“吓尿了都。”

夏梦竟然老神在在的点头,“这才像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