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船覆】

祥瑞御妹2017-07-27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猎♂文→网 WWW.LieWen.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

(多谢“情亦永恒”同学万赏!)

……

何等的景象,能让人如此惊心动魄?

这些抹香鲸出现在这里并非偶尔,它们的生活习性如此,有时候会浮在水面上睡眠,而且睡眠很沉,常在水面上静浮几个小时。若停在航线上,也偶尔会有船只在夜间停航漂流时,会发现大鲸静静地睡在船的旁边,网上也不乏这样的照片出现。

但眼前这些抹香鲸聚会,与陈二狗而言可谈不上半点可爱。

耳边很清晰的听到奇怪的沉重的呼吸声,因为呼吸对这种鱼来说已不是什么时髦的事情,只是对鲸鱼号来说才是必要的。

最大的那头雄鲸就是最先浮出水面的那只,其余体型都偏小,并没有他的船大。

然而这并不能让他安心待在鲸鱼群中。

可以想象,当一只体型超过40英尺长的怪物,若突然心血来拆对漂流在一旁的这几根烂木头采取些什么行动的话,该怎么办?

陈二狗心里也感叹这奇遇,更多的还是胆颤心惊,赶紧悄悄划船远离它。

动作还不敢太大,生恐自己的某个举动惊扰到了这些海中霸主。

压抑着嗓子悄声解说道:“抹香鲸可不是吃素的,雄性抹香鲸是非常凶残,可以说是目前人类所知的海洋生物里最猛的,雌性不知道怎样。雄性抹香鲸在成年后就离开鲸群独自游弋,就算跟一群虎鲸碰上了,跑路的也只会是虎鲸。这么跟你们说吧,成年雄性抹香鲸在海里,除了人类的核潜艇,什么都不是它的对手,不管对方数目多少。”

“你们看到的那些鲸鱼喷水柱,其实那只是鲸鱼在呼吸时大量空气从小孔中排出,空气被挤压成水汽的,并不是真正的水柱。所以那些细小的水珠是随风飘散的,无法计算高度,只有粗大点的水滴才会落下。”

陈二狗低声下气,轻轻滑动木浆,一路慢慢将鲸鱼号划出了百米开外,才敢稍稍喘大气,放开声线道:“实在太惊险了!只要它刚才用尾巴拍到我一下,我的船就要散架,人也要落入大海中。”

船内全是海水,已经淹没近半了。

陈二狗站在齐膝深的水中,木柴、碳灰和那些食物、水瓶、竹碗竹盆竹筷全漂浮在水面上,看着杂乱一片。

比起独木舟来,一旁的巨龙竹筏副船有一个优点,水无法在竹筏上停留。然而现在可不是庆幸的时刻,他抓起一个稍大的竹盆,开始将海水倒出船舱。

“朋友们,刚才是在太惊险了。”

“千万不要觉得抹香鲸没有攻击我,就小看它,那只是它吃饱了要休息,不屑一顾。”

“之前在海岛上遇见的那只大王乌贼够厉害了吧,即使触礁了我也几乎拿它没有办法。可在大洋之中,大王乌贼却是抹香鲸们最喜欢吃的食物。抹香鲸常因追猎巨乌贼而屏气潜水长达1.5小时,甚至可以潜到2200米的深海去捕食大王乌贼。”

“抹香鲸的性情也与蓝鲸、座头鲸截然不同,十分凶猛的,其它动物一旦被它咬住就很难逃脱。可以想象一下,大王乌贼的身躯本就已经十分骇人了,可抹香鲸捕食大王乌贼的时候会一起跃出水面发生激斗,简直像一座平地而起的山。”

正说着,直播间里再次爆炸——

“鲸鱼,后面!”

“狗爷鲸鱼还在后面跟着。”

“抹香鲸没有攻击狗爷,应该跟刚果精灵龙差不多吧。”

“这头抹香鲸要干什么?狗爷快放大,干掉小鱼人!”

“就是干,不要怂。”

根本无需弹幕体型,陈二狗岂能看不到。停止了排水的动作,拿起打野刀紧了紧,却又松开。

他是绝对无法在大海上对抹香鲸群下杀手的,而且抹香鲸体型太大,打野刀对比那体型根本就难以伤害到它,这可不是触礁的大王乌贼,也比刚果河里的鳄鱼王要凶险得多。

那头庞大的雄性鲸鱼族长就在远方漂浮着休息,可它的鱼子鱼孙们却不是那么安静。

几条铁树般丑陋的抹香鲸却跟着在“鲸鱼号”辖戏。

它们的身体是黑色的,大大的脑袋与嘴巴上颚连在一起,下颚却非常小,不时跃出水面,每次都掀起惊涛骇浪。

直播间里刚刚还一副看戏模样的水友们,此刻才感知到陈二狗为何那般恐惧模样。

这副景象难得一见,着实堪称“奇观”,却实在太危险了。

鲸游到竹筏下面,又从另一侧钻出来,它离竹筏太近了,又掀起一个浪花,尾巴压在竹筏上。抹香鲸巨大的脑袋侧面撞在副船上,“碰”一声巨响,顷刻间,“鲸鱼号”副船的巨龙竹筏似乎要变成烧火用的碎柴禾。

然而副船与面包树独木舟是相连的,整个“鲸鱼号”开始剧烈摇晃。陈二狗一个没站稳,“噗通”一下倒着翻落入水中。

大浪翻滚,顷刻间,就将他推出十数米远。

这一惊实在非同小可,直播间里弹幕也霎时为之一静,才晓得这不是如“刚果精灵龙”那样无害的大块头——

“天啊,狗爷落水了。”

“出师未捷身先死,狗爷的团队呢,急救队能赶到吗?”

“这是什么运气,在茫茫大海上漂流,也能遇见这么多的抹香鲸。”

“狗爷加油,你可以的。”

陈二狗仓皇浮出水面,快速游到船侧,翻身上船。

幸好那头小抹香鲸也好像从陈二狗的惊恐中得到了满足,翻了个漂亮的弧线钻入大海中,许久才重新回到鲸鱼群中不再来调戏他。

可边缘被打到的巨龙竹已经松劲了,眼看着要漂走,陈二狗及时抓住它,重新用绳索把它们拴紧。

“我的淡水!”

陈二狗目呲欲裂,因为要在独木舟内生火,面包树独木舟穿舱内只放置了小部分竹筒淡水,另外一部分则储藏在竹筏上,抹香鲸这无意间的一撞于他而言无异于谋杀。

没有食物他还可以想办法,如果淡水丢了那根本无法想象。

瞬间急了!

探照灯瞬间开到最大,在海面上疯狂照射,寻找着打翻的那些装着淡水的瓶子。不远处一个瓶子反光映入眼帘,他毫不迟疑,一跃入水,快速向那瓶水游了过去。

水瓶入手,心中微喜,第一个。

可转瞬他就发现这瓶子重量不对,还以为盖子没盖紧淡水流失了。仔细一瞧才发现这是个玻璃瓶,并不是他从岛上捡到的那些“垃圾塑料瓶”。

玻璃瓶非常精致,似一个葫芦,外围则用绳索呈网状包裹着。里面似乎有张纸,似乎还有照片,“FUCK!谁乱扔漂流瓶。”

老实人也发怒!

他气得差点甩了出去,幸而不远处又一个水瓶映入视线中。

借着夜色,直播间观众们看到陈二狗屡次跳下水,在黑色的大海中茫然搜寻着。有时候空手而回,有时候能抓回一瓶淡水。足足忙活了一个多小时,鲸鱼号已经彻底飘远,再看向大海,波涛翻滚,哪里还能看见瓶子的影子。

仔细一数,足足少了一半。

剩余的淡水,只够三天所用。

他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竹筏上,久久无语。

(明天五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