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狗爷】

祥瑞御妹2017-07-2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猎♂文→网 WWW.LieWen.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

(第三更,求月票,求订阅!)

……

陈二狗将在丛林中可以发挥的奔跑速度发挥到了极限,灌木枝叶在他腿下哗哗的扫着,顾及不上这些植物否有着尖刺。

隔着衣服的小腿都已被抽打的有些麻木,但身后不松懈的冷气让他一刻也不敢停,也暂时感觉不出疼痛。

身后有杀气刺激着背部的皮肤,他不用看也感觉得出,这群疯狂的鳄鱼逼的很近,只要他稍不留神一步滑倒,就会再次陷入苦战,也许再也无法起来。

绝非虚话!

陈二狗无法回头,直播间观众们却看的心惊胆颤。距离真的很近,简直是在与死神在跳舞。

好几次都是看似差点咬到,却又差一点点。他们恨不能以身代入,让陈二狗跑得再快一点。

前方忽然一道数米宽的地缝出现在前面,看宽度竟然有四五米长,太长了!太危险了!

怎么办?

陈二狗边急速奔跑,边调整步伐,必须高高跃过地缝。

“跳,跳起来——”

陈二狗左脚猛一蹬地,全身力气汇聚与双脚之上,凌空跃起。

“嗖”得一声,身体就已经在地缝正上方了,地缝中从下往上狂涌而来的海风呼呼上涌。仓促之间,陈二狗甚至还来得及看看脚下的“万丈深渊”,他甚至看见那漆黑的地缝下滚滚的浪涛,些许微光之下,波光粼粼,有如星河。

宛如跨越了一道深渊,脚下是冥河在咆哮。

紧接着,是厚实的落地声。他感觉双腿猛然一震,小腿有些发麻。对面地势并不平坦,他就地一滚卸下这冲劲。

这才回头看那追逐的鳄鱼。

有几头刹不住脚,竟然直直追近了地缝之中。

这道地缝足足四米多宽,延伸出去数十米长,脑袋凑近地缝都能感觉到强大的劲风吹乱头发。下方是海水,似乎还有溶洞,可以通向岛内去。

看看方位,那是岛屿东面的悬崖地区,他未曾探索过的方位。

“呼~~”

总算松了口气,他忍不住去揉了揉那已经被横生的枝条抽麻木的双腿,看了一眼屏幕,上面全是一片恭贺——

“恭喜狗爷脱离围杀!”

“真是恐怖片啊,这剧情大起大落的看得人心脏受不了。”

“恭喜狗爷菊花得以保存。”

“我正给孩子喂奶呢,宝宝看了都会吓哭。”

“已经截图发论坛了,B站有没有up主弄个鬼畜啥的啊,我提供素材啊。”

“二狗子,多亏了我的气运Buff加成,你才能逃过一劫。”

陈二狗失笑,对着镜头抱拳作揖,道:“好吧,我感觉到了你们的气运加持。刚才真是够惊险的,好在鳄鱼没有跳跃能力,我现在算是安全了。大家也看到了,对面的鳄鱼狰狞暴戾,数量庞大。有密集恐惧症的朋友,怕是还不敢看到这一幕。”

“啊啊,大神你看到我的弹幕了,哈哈,狗爷跟我说话了。”

陈二狗调侃了一阵,开始排掉身上已经快凝结成块的泥土。却突然发现大腿处有些麻痒,轻轻掀开衣裤,两条硕大的水蛭正趴在上面,大口吞噬血液。

他的裤子都血流一片,看起来十分不雅。

陈二狗这才恍然,“我说怎么不科学呢,这样就说得通了……”

“难怪这些鳄鱼会发了疯似的追逐我。恐怕小鳄鱼的声音召唤只是小毛病,真正的问题是我身上的血腥味刺激到了它们。”

“毕竟鳄鱼是冷血动物,它们虽然会孵育幼崽那也仅限于自己的孩子,但鳄鱼之间也经常有吃同族的行为发生的。鳄鱼是对自己的领域非常敏感的爬行动物,一些鳄鱼出于保护自己的领域,会攻击并吃掉同族,并不是如狼群一般擅长群攻的动物。”

“这种让人反胃、吃同族的事情随着鳄鱼数量的增多而增多。因为环境有限,食物有限,随着鳄鱼的数量不断上升,所以体型大的鳄鱼在控制种群的数量。所以这次突然被几十头鳄鱼追杀,并不是因为我放走了小鳄鱼,只是因为这条无防备的水蛭偷袭成功所致。”

顿了顿,一摊手,半晌无语。

水友们只能为他默哀,怪他倒霉,“快处理一下水蛭吗,太恶心了!”

“水蛭还在吸血呢。”

陈二狗自然不会忽略这个罪魁祸首,隔着裤脚并不好弄。干脆脱掉裤子,取下腰带上的小当家葫芦,倒一些盐分在大腿上。这东西,他一直随身携带的。

“遇到水蛭不用过于害怕,只要使以正确的方法即可,不要一看到蚂蟥就哇哇大叫。如果吸食的不深,可以随手拔掉了,就像我上次在刚果一样。但这次吸得太久了,吸盘会越吸越近,用蛮力拔掉的话,一旦被拉断,吸盘就有可能会留在伤口内,容易引起感染和溃烂,那对我简直是致命的。”

“正确的处理方式有很多,可以轻轻拍打几下被水蛭吸附的周围,使它松开吸盘自己脱落。除此之外,用清凉油、食盐或者你吸烟的话,用浸有香烟的水,浓醋、辣椒粉、石灰这些撒在虫体上,或者干脆直接用火来少,都可以让它脱落。”

说话间,洒落一些食盐上面就立即生效了。

肥硕的水蛭掉在地上,可伤口依旧血流不止。他用力将伤口内的污血挤出来,又小心翼翼的倒出一丢丢朗姆酒,消毒。

用干净的上衣角按住伤口,片刻就自己止血了。

他还脱了衣服,让观众帮忙检查一下全身,是否有还有“漏网之鱼”,免不了要被调戏一回。直到皮肤被晒汤,才重新穿上衣服,继续未完的探索。

这样毒辣的太阳下,不穿衣服只要十分钟就能被晒伤。

鲸鱼岛相比那些名山大川当然不算高,可也并不好走。

柱形岩石间满是青苔,还有藤蔓和植物缠绕其间,可这些岩石风化严重,并不是很适合攀爬,也许是他选路不对,以至于每一次落脚点都需慎重抉择。爬到一半,身后就已经是高山悬崖了,猎猎海风吹拂着衣摆,远处的大海一览无余。

这些就是探索的动力和乐趣所在,每一次旅行都是一次全新的探索,从一个熟悉的地方到达一个陌生的地方!

探索当地的风景、环境与动物,追求新鲜事物,才能让这次荒野冒险之旅变的更加丰富多彩!

深吸一口气,继续攀爬。

“其实,当一个人远行,并不是为了‘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畅快淋漓,也不是为了眺望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何景色。”

“只是一个人,一步步地向前走,一点点地往上爬,一滴滴地流汗,一次次地坚持。”

“一路可以欣赏沿途的风景:一片片树叶,一线线阳光,一声声海鸥叫,一曲曲虫鸣……这些都美得令人窒息,美得让人流连忘返。人们有时候也会停下来驻足观赏,亦或在一处拐角后遇到惊喜……当然,也许会是失望!”

“很多人喜欢爬山,有时候累的半死不活爬到山顶,就为了那畅快淋漓的一声大喊,然后就又要匆匆下山。似乎得不偿失。可下次你再约他去爬山时,他多半会拍着胸口说,我去。”

“这不是犯贱,而是他明白这样做的乐趣所在。”

“爬山的过程就跟人生旅途一样:每个人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会死亡。精彩的是过程,往往比结局更重要。就泰戈尔的诗歌里写到过的:只管走过去,不必逗留着去采了花朵来保存,因为一路上,花朵自会继续开放的。”

“只是,现实太过浮躁,有太多的诱惑,金钱、名利,都容易让人迷失本心。

就像你在路旁因为景色怡人,自己就沉醉在拍照的乐趣中……结果太阳下山。如果你从中品味到乐趣了,那也就罢了,就怕你玩也没玩够,还想眺望着咫尺之遥的山顶却无法攀登而上,那就只能仰望着高山作一声郁闷的长叹了。”

“……那样才是得不偿失。”

“如果冒险是一场攀登,那么我所能做的,就只有坚持不懈的爬上去。”

突如其来的一段骚气四溢的“告白”脱口而出,立刻直播间里骚动起来——

“狗爷又文青了,瞧这酸气,隔着屏幕都闻到了,哈哈/邪恶笑”

“煲的一锅好鸡汤,大家来一起干了这碗浓浓的心灵鸡汤。”

“麻痹,老子都四十好几了,感觉还被一个二十多的小伙子教育了一回。”

“我想去旅行了,真的。”

“媳妇儿,五一长假带你出去玩耍。”

“王校长赠送给住陈二狗1000/*100砖头瓦片连击,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为皮皮欢乐学校添砖加瓦。酸!谁放的醋!”

“狗爷,你咋读这么多书呢,读那么多书有毛用啊,就为了装逼?”

陈二狗恰好看到了这条弹幕,笑道:“男人还是要多读些书的好。”

“给大家讲个笑话:古代一对知书达理的小夫妇在新婚之夜、洞房花烛前要吟诗作对。

新郎说结尾一句命题必须按“百家姓”里挑出一句与诗意吻合,新娘说:那你先开始吧,新郎官言道:

我的小书桌四四方方,我将文房四宝放在当央,我掂起笔来左思又想,我写的是:周、吴、郑、王

新娘听了随口就对出了答案:我的针线筐上园底方,我将针剪线布放在当央我拿起针线一来一往,我绣的是:苗、风、花、方。

对毕此句,小俩口哈哈大笑,新郎官高兴了:对的好、对的妙,对的顶呱呱,不愧是大家闺秀、书香门第之女!那——咱那个吧?!新娘抿嘴不语,含笑不答。新郎按耐不住上前抱住新娘并噗的一声把灯吹灭。”

“还有文气更大的,能写出“花有清香月有阴,春宵一刻值千金”的诗句。你看现代人洞房了会说些什么,男人只会说‘我厉不厉害、大不大、硬不硬’,女人则大声叫唤,“嗯~哦,老公你好厉害,大力再大力”……未免太不雅观了。

如果你在洞房花烛夜之前,也对你的老婆来一句诗“春宵一刻值千金”,别的不说,意境瞬间就已经到位了不是?所以,男人还是多读点书好。”

说罢,还一脸鄙视的看了一眼镜头。

已经到了山顶,他也不免有些喘气。

等他最后灵巧的跃上一道石柱后,终于前方在没有比他更高的存在了。

俯瞰四野,整座鲸鱼岛尽在脚下。

“太美了!”陈二狗由衷地赞叹道。

可直播间的观众们全没空理会这无双的美景,全被陈二狗刚才突然间开车吓住了。

“卧槽,陈司机深藏不露,差点被他满嘴的鸡汤给骗了。”

“666,这才是老司机,老衲心服口服。”

“男人就该多读点书,嗯嗯,没错,很有道理!”

“好有经验,大不大、硬不硬、厉不厉害。哈哈哈,你暴露了。”

“想不到你是这样的狗爷,我彻底认清你了。”

“哈哈,get到了。”

刘杀鸡:“我服了,没想到狗爷隐藏这么深。读过书的人就是心眼多,讲荤段子都一套一套的还拿来训人。”

哪怕之前一些熟悉他的女观众们,陡然听到他开荤腔,也是一脸惊愕。连他的一些正在看直播后的朋友们,也一脸愕然,随即也不觉莞尔。

一些狂热粉甚至更加躁动了,“狗爷艹我。”

似乎这样的陈二狗,才更像一个完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