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天龙】

祥瑞御妹2017-07-2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猎♂文→网 WWW.LieWen.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

(求订阅,求月票!)

原本也听到了细碎的声音,还以为是一只老鼠。

声音从一堆烂叶中传出来的,陈二狗当时也没有太在意。令人惊讶的是,他随后就看到了这条奇形怪状的家伙正爬出烂叶堆。

冷不丁看到这样一条凶悍的家伙,快速从脚下飞快爬过,他的确吓了一跳。

不为别的,只因这条蜈蚣的确看的让人起鸡皮疙瘩。身长有近半米长了,虎脚巨人,长相类似海南间脚蜈蚣,体型粗壮。

很多人看见蜈蚣的第一反应就是害怕,的确,蜈蚣的多足加上其有剧毒让一般人看到都想远离而知,这条半米多长的蜈蚣有多大?

“我不确定这到底是一条加拉帕格斯巨人蜈蚣,还是亚马逊巨人蜈蚣。它们都是蜈蚣中的霸主,区分一般用颜色,前者是黑色,后者则是红色,而这条却是罕见的红黑相间,体长粗略估计不下于60cm!”

加拉帕格斯巨人蜈蚣一般体长都在30~40cm,最大的70cm也是有的。体色纯黑,堪称蜈蚣界的霸主,一般分布于加拉帕格斯群岛。亚马逊巨人蜈蚣,则是通体红色,至于黑色个体,一种说法是个体差异导致的颜色变化,另一个说法是黑色个体实际就是加拉帕格斯巨人蜈蚣。

这只蜈蚣出现在这里,很有可能是搭载一艘运送水果的失事货船,或者遇见飓风之类。

蜈蚣爬行的速度更快,陈二狗跟了几步还在犹豫要不要采取行动,道:“蜈蚣咬人时释放毒液都几种在两只前爪上,一旦被这种蜈蚣毒牙碰到,很可能会出现热疹、呕吐和高烧。”

“据传史前蜈蚣能够达到近3米,绝对是你的噩梦。它们是陆地上第一批的无脊椎动物,生活在3亿年前,在它们出现时,还没有任何天敌。”

顿了顿,忽然看向镜头,问道:“如果我说,我打算今晚吃这条蜈蚣,你们会不会觉得反胃?”

“还要吃……已吓哭!”

“好特么瘆人,被咬到就坏事了!”

“咦,我都快要吐了。”

“都半米多长了吧,怎么会有这么长的蜈蚣,还是这种恐怖的红黑色!”

“都快成精了,渡劫在即,求黑狗老祖大慈大悲放过它!”

“大惊小怪,在美食节上就吃过,用竹签串起来油炸,味道跟蚕蛹很像,浓浓的蛋白质味道。就是不知道炸之前有做过什么处理没有。”

眼看这条蜈蚣就要钻进枯枝洞穴中了。

陈二狗也不再犹豫,毕竟饱腹要紧。

用木棍粗暴的拨开周围腐叶,将这条蜈蚣挑落出来,落到一块坚硬的石头上,快步上前木棍准确的伸过去压住蜈蚣头部。

他折了两根水竹当筷子,捏住蜈蚣的腹面翻过来,用打野刀配合压住蜈蚣头后方。蜈蚣疯狂的挣扎着,正试图咬攻击陈二狗,但它只能咬到光滑的刀刃,这是无效的。

慢慢用木棍压住蜈蚣脑袋,再用打野刀切掉蜈蚣的两只毒爪,才将这条蜈蚣夹起来塞进拾到的那只塑料瓶中。塑料瓶没有瓶盖,他只塞了一团蒲草做瓶塞。

巨大蜈蚣在塑料瓶中翻滚,不停要冲出瓶子,却屡屡尝试失败。

这张牙舞爪得到动作,让人看得心寒,即使有了这层塑料瓶做安全保障,依旧觉得鸡皮疙瘩落一地。

陈二狗掂了掂蜈蚣的重量,不太满意,道:“一条可能不够呢。大家也不要被它恐怖的外表吓到,其实它的味道十分鲜美。这里大概还有蜈蚣巢穴了,让我再翻一番,看还有没有其他蜈蚣……”

还别说,这条蜈蚣已经将他带到家门口了。随便翻一番,就翻出一窝红黑相间的大蜈蚣四散逃跑。

乌漆墨黑与红色如火的身体,密密麻麻的步足,还有一对锋利有毒的腭牙。一只就足够让很多人感觉不寒而栗,更遑论突然蹦出一大堆蜈蚣。

陈二狗却两眼放光,飞快开始捕捉起来。

这种捕捉蜈蚣的经历,让他想起小时候翻找蜈蚣去卖,给自己创收赚取零食钱的一段经历。

蜈蚣在城市孩子看来恐怖至极,可对于农村出来的孩子,却成了农民之家的创收之宝。每当到了端午时节,蜈蚣一到晚上,就有人头上顶着电瓶灯,手里拿着铁夹,在野外到处抓蜈蚣。

甚至于是“抢蜈蚣”大战了。

不仅是他自己,爸爸、妈妈、三叔、弟弟……偶偶还要拉上小妹凑个热闹。端午时节前后,当天气一转暖,尤其是夏天,天黑之后,村民就涌向田边,到处翻找蜈蚣。

来不及一条条去切下毒牙,他只能先抓起来塞进瓶子里。

一边忙碌,还飞快给观众们解说,笑道:“跟大家分享一段真实人生经历——那还是我小的时候,我们老家那里有外地商人过来收购蜈蚣。于是整个村子里都经常发生抢蜈蚣大战。我那个时候,就已经显露出荒野求生天赋了。战绩最好的时候,一晚上能抓一百多条,比村子里最娴熟的老人都要抓得多。”

“那时候一条蜈蚣可以卖两块钱,我们会把蜈蚣切掉毒牙,再切几片两头削尖的细竹签,分别插入蜈蚣的头、尾两部,借助竹片弹力,使其伸直,置于阳光下晒干。再拿去卖掉。相当于一晚上创收200多块钱。一个小孩兜里揣两百块钱,很多人都羡慕我的收入。”

“抓蜈蚣的装备挺简单的:电瓶灯顶在脑袋上,手上拿个铁夹,有经验的人会穿上一双雨鞋,天一黑,就可以出发去田地山头上‘寻宝’了。”

“晚上把灯光照在蜈蚣背上,会发出隐隐的反光,而且蜈蚣见到亮光,也会在草丛中扭动起来,很容易被发现,这也是用来区分蜈蚣和其他小虫的关键,看到了就用夹子夹住,不需要用手直接触碰。”

但至少明白了一点,陈二狗现在这么牛逼,小时候就已经崭露头角过。

蜈蚣喜欢在闷热的傍晚出没,喜欢潮湿,夜晚一般是它们出来觅食的时间。蜈蚣药用需求大,尤其是母蜈蚣,个头大,所以有市场。

后来抓的太多,漫山遍野的村民寻找蜈蚣,破坏了生态结构。导致蜈蚣锐减,之后就再也没有那样的盛况了。

说着这些童趣事情,嘴角不由露出微笑。

不少城市里的观众都听醉了,还以为他在说梦话呢。

这一会儿边说边抓的工夫,他就已经抓了八九条大家伙。

密密麻麻挤成一堆,互相扭曲爬动着。这下,哪怕不害怕蜈蚣的人,也要觉得恶心了。

陈二狗却带着满满的收获回到营地,准备炮制蜈蚣。

观众们死心了,看来这次他是铁了心要吃这些蜈蚣。

相比他以往的吃食这次可真罕见。不少人慕名前来围观,看看他是如何吃掉这一波虫子的。

还有人打趣——“荒野求生每次都弄成大餐模样,让其他荒野求生的人简直羞愧的想要自杀。是时候该吃一波虫子了。”

还有大片的女粉丝们相当抵触,不停的发着弹幕,劝他不要吃虫子——“太恶心了。”

“狗爷别吃,你吃了我就取关。”

陈二狗却不为所动,一条条慢慢放出来,先拔掉毒牙。

“没有东西是废物,尤其是在这样的荒岛上。蜈蚣在中国又叫天龙,是一种常见的中药,功用很多。一般蜈蚣无论研粉适量内服,还是水煎服用乃至烹调食用,都有很好的助阳益肾功作用。”

“但蜈蚣的吃法很有讲究,不能随便乱吃。也不能太多,多量及长期使用,否则对肝脏有一定的损伤,特别是小孩。”

“一般步骤是先把蜈蚣放进盐水中浸泡几个小时,用盐水淹没蜈蚣大半即可,这是为了让它吐净腹内脏物;再用清水洗净,沥干,下油锅炸熟捞出,洒上各种佐料即可食用。此外,也可以泡酒服用。”

“我现在显然不能做那样的步骤,但我有更妙的做法,用海水浸泡。”

将塑料瓶中灌满海水,让它先自我净化着。随后又架起龟食鼎,开始烧火烧水。

趁着这段时间,他也没闲着,整理了一下那些竹子,打算先重做一下营地。

全用竹子也不是不行,但他手上的巨龙竹另有大用,舍不得全部消耗掉,好在荒岛上树木并不在少数。

他提刀就砍向周围大树,每棵树木的下面被他用打野刀砍出缺口,如果继续砍下去,打野刀也会抡不上力气。每一棵树被砍到剩圆周三分之二的时候,他就后退一段路再助跑发力,像个冲锋陷阵的将军猛地冲上去给树一脚,将它踹断。

岛上的树木由于属热带植物,一般生长较快,木质很脆。

几乎没有挨过第二脚的树木,偶而有结实没倒的,顶多就是多砍几刀。

不到半个小时,他就弄到很多树木、竹子。

这时一鼎水已经煮得滚热,他也没忘记将蜈蚣捞起来,将那些淹的半死蜈蚣,捏住尾巴一条条丢进沸腾的鼎内煮着。

那些巨人蜈蚣挣扎一阵,便都给烫死了。

陈二狗说道:“蜈蚣经过了海水浸泡,又在临死之时,将毒液尽数吐了出来,是以这一鼎水肯定剧毒无比。”他将毒水倒入远处的沙滩里掩埋。

又取出打野刀,斩去巨人蜈蚣的头和尾,轻轻一捏,蜈蚣壳儿应手而落。

明明是红黑相间的恐怖颜色,可剥了壳之后,露出的蜈蚣肉竟然是雪白透明,有如大虾一般。也没了让人皱眉的恐怖多足,显得美观饱满。

直播间里顿时刷起了满屏的“666”。

“牛了牛了,这样子搞法,还真有点吃青岛大虾的感觉。”

“我就当你是在吃虾吧。”

“大中午的吃肉,这待遇也太好了吧。”

这群人就是见不得他吃顿好的,陈二狗无奈摇头道:“现在想吃……还为时尚早。”

“在蜈蚣体内含有两种似蜂毒的有毒成分,即组织胺样物质及溶血蛋白质,都要清除之后才能安全食用。当然,多道工序之后,就该轮到我享受了。这些大家伙们体内,不仅饱含蛋白质,还富有酪氨酸、亮氨酸、蚁酸、脂肪油、胆固醇等,相当的有营养。”

又煮了两锅水,将蜈蚣肉彻底清洗干净,再也没有半点毒液,然后从不多的装备中取出那个出场率极高的多籽葫芦。

里面全是一些调味料,包括食盐之类,正是小当家派多功用调料。

没有油,他直接倒了些朗姆酒进鼎内,把蜈蚣肉倒下去一蒸,撒上些许调料。

立时一股浓郁的酒气伴随着香气扑向鼻端。

无数观众们就看见了他狂吞口涎,馋相毕露的模样,不由得又是无语,又是好笑。

“天字一号大吃货,这绝逼不是装出来的人设。”

“666,古有洪七公华山顶上论剑煮蜈蚣,今有陈家二狗子荒岛口馋煮蜈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