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5章 兔死狐悲,毅然前往

太一生水2017-08-1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猎♂文→网 WWW.LieWen.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

杨青玄吃了一惊,怔怔道:“我也不知道,也许……仅仅是也许……是殷武王和薇拉?”
  他直觉感到这两人,与自己和子鸢有莫大的联系,却不敢往这方面想。
  “原来是他们,我觉得也是。”子鸢轻轻回道。
  杨青玄心中莫名一颤,两人同时感应到了什么似的——
  云海之上,一泓秋水如镜推开,映照天上人间。水色朦胧处,设有舞谢楼台,流光溢彩。透过台上屏风,隐隐可见两道风姿卓卓的身影,相对而坐,举案齐眉。
  女子的声音从屏风后传来,悠扬而温柔,“借问江潮与海水,何日君情与妾心?”男子轻吟道:“相恨不如潮有信,相思始觉海非深。”
  杨青玄和子鸢同时一震,立即从那景象内回过神来,但内心却是一阵汹涌澎湃,难以平静。
  杨青玄道:“会不会吸纳古曜之力太多,所以一直产生幻觉?”
  子鸢怔怔道:“或许吧……可是我先前也吸纳过许多古曜之力,但从未有过这些幻觉……”
  不待两人多想,随着试炼之地两大禁制的破去,整个大殿都震颤起来,那无数残肢断体,有如翻炒的食材,在地面上不断跳动翻滚。
  舞影脸色煞白,此刻存活下来的武者中,只有她一位女子,眼前这般诡异恶心的景象,忍不住就想呕吐出来。
  杨青玄屈指一弹,一点火星从指间射出,落在地面上,“轰隆”一声扩散开,将那些被黑刀斩死的碎尸,全部烧成灰烬。
  这些都是在武道之路上,孜孜不倦前行的武者,虽然陨落了,但兔死狐悲,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保留他们死后的尊严。
  雷战回过头来,打量了杨青玄几眼,轻轻点头,然后抬起手来,凌空掐诀。
  震颤的大殿中央,浮现出大量精灵族文字,在空中游走。随着雷战手中诀印的变化,这些文字聚合之下,化成一个白色光球,一下增大数倍,上达穹顶,下贴地面。
  光球内有无数色彩浮动,像是有独立的天地、山川、河流。杨青玄睁大双眼看着,但其内似乎有微风拂过,将那些色彩搅动,变得模糊不清。
  庄泉惊道:“须弥芥子,阵法世界!又是一个阵法世界!”
  雷战微微一笑,道:“这不是阵法世界,是真实的世界架构,你可以说他是须弥芥子。这个世界,便是连通白虎行宫与殷武殿的通道。”
  庄泉吞咽了下,道:“他呢?”
  雷战道:“他便在这个世界内,等候着诸位呢。”
  庄泉道:“既然如此,那还等什么。”说着,便向那光球走去,一下就隐入其内,消失不见。
  其余之人都是心中一怔,不知该不该进去。
  叶无刹略一犹豫,身影一晃,就跟了进去。
  雷战回头看了众人一眼,轻笑道:“愿来就来,不愿来便回去。”
  “先祖!”雷纭急叫了一声,道:“我可以进去吗?”
  雷战想了下,道:“若是殷武殿真的开启,会遇到什么情况我也无法估量,到时候怕是没法照应你。若是你有这个觉悟的话,就了吧。”
  雷纭想也不想,就道:“我去。”
  雷战露出欣慰的神色,赞道:“好,随我来。”
  祖孙两人,一前一后,也都走入光球内,消失不见。
  剩下杨青玄等人,一个个踌躇不定。
  “青玄兄,你觉得应该进去吗?”陆不然询问道,想听听他的意见。
  杨青玄叹了口气,道:“多少人终其一生想要进入殷武殿,都不可得。现在如此大的机缘就摆在我们眼前,还有什么拒绝的道理?若是这样的机缘都放弃的话,将来的成就还能有多高?”
  一语惊心梦中人,存活下来的武者全都是纷纷点头。
  墨难笙道:“诸位,现在试炼之地的禁制被破去了,我们也无法继续待在这了。不如闯闯这殷武殿,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若是能活着出来,并且得到一星半点好处的话,就离开黑海,去其它地方闯一番事业出来。”
  陆不然和柳亦淮都是点头赞同。
  当下,在杨青玄的带头下,一行人相继走入光球,大殿内变得空无一人。
  忽然,那光球震颤了一下,体积刹那间增大一倍!
  “轰隆!”
  一声巨响,整个大殿直接被光球撑破,炸的四崩五裂,无数碎石激·射向四面八方。
  不仅是大殿被炸碎开,就连整个荒漠黄沙,也被撑出一道道裂纹,向远处延伸过去。
  那光球挣脱大殿束缚后,就像是有生命般,一点点变大,不断将北漠撕裂。
  ……
  云岫宫内,云海之上。
  子夜孑然而立,倚在栏前,静静的望着那云海翻滚变化,一点彩光在云层内聚散离合,就如世事无常,变化无端。
  子夜怔怔的出神,呢喃自语道:“相恨不如潮有信,相思始觉海非深。”
  忽然,一道神辉自云中而来,飞落在栏前,化作一名男子的身影,面色凝重,浑身透着灼热的气息。
  “日谕,怎么了?古曜又暴动了吗?”夜后暗暗叹了口气,收拾了下心情,看着那男子。
  “嗯。而且力量一次比一次要强,我怕他破封而出的时间,已经近在咫尺了。”
  日谕面带惧色,双眼瞥了下夜后,轻哼一下,蔑声道:“你又在想什么了?”
  子夜道:“没什么。”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还在想那殷武王吧?我应该说你忘记自己身份了,还是太记得自己身份了?”日谕目光有些冰冷,直盯着她。
  子夜目光微缩,有些冷凝道:“是又如何?我对此事,从来都不加掩饰。”
  日谕嗤笑道:“看来当初的割舍分离,并不彻底啊。”
  子夜有些愠怒,寒道:“我虽然将子鸢从我体内分离了出去,但薇拉封印的记忆,却留下太多在我脑中。以我的修为,想要排斥掉这些记忆根本不可能。”
  日谕道:“依我看,你身上不仅有薇拉的部分记忆,更加继承了薇拉的情感吧?”
  //下一章在1点左右。
  (本章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