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8章 心思(一更)

萧舒2017-08-1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猎♂文→网 WWW.LieWen.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

楚离道:“他们有这般想法是难免的。”

他在太昊峰得到甚多,破虚珠便得了两个,进藏经阁顶楼,更重要的还有萧琪与孙明月,现在又加上陆玉蓉。

太昊峰虽有不少的女弟子,这般绝色的却仅寥寥数人,两巴掌能数得过来,他便占了三个,再加上与傅采薇看起来也密切,更让年轻男弟子们嫉妒,恨不得把他赶得远远的,眼不见为净。

陆玉蓉哼道:“他们也不想想,太昊峰也不是做善堂的,向来公正,你若没有特殊的贡献,怎能得到这些特殊的优待,个个都是聪明人,鬼迷心窍!”

“是色迷心窍吧。”楚离笑道。

陆玉蓉斜睨他一眼:“你就不打算反击?”

楚离笑道:“没有必要,……很严重?”

“所有人都在议论。”陆玉蓉蹙眉道:“有人推波助澜,不仅仅是太昊峰弟子,恐怕还有太昊峰的长老,你已经成了所有人的眼中钉。”

楚离点点头:“权当没听到便是。”

“我估计峰主不会强压。”陆玉蓉哼道:“一定会让你再验一验真身的,你能瞒得过去?”

她是知道楚离修炼了天魔经。

她也不知天魔经与天魔功有没有渊源,会不会被验出是天魔功。

楚离笑道:“没问题的。”

“那也不能也遂了他们的意,否则会得寸进尺。”陆玉蓉蹙眉。

楚离道:“这倒也是。”

他虽一身武功,地位却远远不符他的修为,一直被人所看轻,天人们在看他时,不自觉会有优越感,好像看乡下来的一般,纵使他修为惊人也打不消这优越感。

旁人会把他的退让当成软弱,会得寸进尺,麻烦无穷。

陆玉蓉深深看他一眼:“你看着办吧,但估计他们忍不住,就会在这几天。”

楚离笑了笑,若有所思。

——

宗主大殿内,一个青年一个中年正站在王守仁身前。

王守仁懒洋洋的坐在太师椅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人。

青年五官普通,但一双剑眉斜插入鬓,自有一股逼人的锐气与英气,双眼炯炯的看着王守仁:“峰主,此事传得有些蹊跷,好像一天之内便沸沸扬扬,所有弟子都知晓,都怀疑楚离。”

“唔,确实蹊跷。”王守仁轻颌首。

中年男子温润如玉,平静的道:“这个想法太过惊人,所以才会如此吧。”

王守仁不置可否的微笑看着中年男子邹文渊:“邹师弟以为呢?”

邹文渊负手而立,渊停岳峙,温和的微笑:“我觉得雨师殿不会那般大意,会把天魔放进去。”

青年弟子邓升忙道:“邹师叔,万一他身怀宝物,或者修为高深,能瞒得过雨师殿呢?这楚离当初进雨师殿可是仅从白露堂进去的,区区一个堂主检验的而已。”

“楚离的根底咱们是清楚的,虽说是从下界而来,却清清白白,与天魔境是没什么瓜葛的。”邹文渊沉吟道:“但所谓无风不起浪,空穴来风必有其由。”

王守仁道:“邹师弟的意思是此人已经不是楚离,而是旁人所扮?”

“……也不太可能。”邹文渊缓缓摇头。

邓升忙道:“也有另一个可能!”

王守仁看向他。

邹文渊笑了笑,摇摇头,年轻人还是沉不住气。

邓升道:“他可能修炼了天魔功,天魔功玄妙莫测,诱惑其实极大,更何况能够千变万化,据说他有千变万化之能!”

他听旁人说过,楚离易容之术神乎其神,不逊色于天魔功,便记在心里,有一丝怀疑,天下间再厉害的易容术也达不到天魔功的效果,楚离的易容术如此厉害,很可能是天魔功。

邹文渊笑道:“不能因为这个就断定他修炼了天魔功,但凡事只怕万一,更关键的是,楚离进境之快超乎想象,用一日千里来形容都觉得不够,这其中必有缘故,咱们若能得其精进之秘,对咱们太昊峰益处无穷。”

“邹师弟的意思是说,趁着这个机会,逼他坦白武功精进之秘?”王守仁轻笑一声道。

邹文渊道:“楚离年轻气盛,想必不想被强行检查,觉得是屈辱。”

王守仁摇摇头:“邹师弟可是看轻了楚离,他年纪虽轻,却沉稳得很,邹师弟这个想法还是算了,咱们太昊峰还不需要用这种手段。”

“不管怎样,只要有益于咱们太昊峰,总要试一试的。”邹文渊微笑道。

王守仁轻笑一声,看向邓升:“小邓觉得他是天魔?”

“我怀疑他是天魔。”邓升沉声道:“死在他手上的阿修罗太多,无人能及,纵使柳师叔也没他杀得多,而天魔专门克制阿修罗,所以杀起来得心应手,也就不奇怪了。”

“跟你一样想法的多吗?”王守仁问道。

邓升点头:“师兄师弟们都怀疑他修炼了天魔功,峰主,一旦真这样,咱们太昊峰损失难以估量,所以宁杀错不放过!”

“宁杀错不放过……”王守仁轻笑一声道:“若有人怀疑邓升你也修炼了天魔功,你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们像你这般想法的话,会怎么做?是不是也要宁杀错不放过?”

邓升脸色一变,忙道:“可是峰主,他毕竟是外人,可不是咱们太昊峰弟子!”

“他虽不是太昊峰弟子,他的夫人与红颜知己们却是太昊峰弟子,他能害太昊峰?”王守仁摇头笑道:“我可不信。”

“那总要检查一下他到底是不是练了天魔功吧?”邓升不死心的道。

王守仁笑道:“莫名其妙的一个传言就乱了阵脚,太昊峰弟子有这般容易蛊惑?”

“峰主,”邹文渊笑道:“这个消息能牵动诸弟子人心,并非无缘无故。”

王守仁看着他。

邹文渊道:“楚离毕竟不是太昊峰弟子,所得的却远胜太昊峰弟子,难免会有一些嫉妒之意。”

王守仁笑了笑:“邹师弟是觉得我处事不公?”

“不敢。”邹文渊摇头笑道:“峰主素来公正,咱们怎敢怀疑。”

王守仁道:“摇天楼没推算出来他是不是天魔?不会这一点儿都推算不出吧?”

邹文渊与摇天楼极有渊源,这次过来说话,必有摇天楼的影子。

“这个……”邹文渊叹道:“据我所知,摇天楼推算不出他的底细,可能身怀顶尖的宝物,遮蔽了天机,无法推算。”

王守仁露出讽刺的笑容:“摇天楼想得到这宝物吧?”

邹文渊笑而不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