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0章 出手(一更)

萧舒2017-07-3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猎♂文→网 WWW.LieWen.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

圆脸青袍老者皱眉:“一百多个?”

“所以咱们还是要从长计议。”苏兆南叹道。

他们最不甘心,好不容易推衍出这次机会,却偏偏没能抓住。

这种机会难之又难,而且稍纵即逝,他们已经错过了,机会转为了危险,须得当机立断的离开,否则无异于求死。

“走吧!”他沉声道。

其余六老者不再反对,缓缓点头。

苏兆南看一眼宁靖天:“小宁,能撑得住吧?”

“没问题!”宁靖天忙道。

“那咱们回去!”苏兆南道。

“想得倒美!”一声冷笑蓦然响起。

他们跟前忽然出现一个英俊中年男子,宛如一片树叶飘飘落下,目光如电扫一眼众人:“诸位胆子倒不小,想杀咱们!”

“赵元阳!”苏兆南冷冷道。

他顾盼四周。

赵元阳出现,那隋妙珠恐怕也跟着一起,两大尊主赶过来,可不会是来送死,必是有把握解决他们才会现身。

想到这里,苏兆南心下凛然,沉声道:“大伙一块出手,尽快拿下他!”

其余六老者同时扑向赵元阳。

宁靖天知机的退在一旁,躺在一棵树后,准备捡个便宜,至于上去动手却是找死无异,他的目标只是追踪而不是动手厮杀。

赵元阳宛如一抹影子,在他们扑上来之际,无声无息的后退,悄无声息的钻进了树林。

七个老者毫不犹豫的紧追进去。

他们觉得虽逊赵元阳一筹,但七人合力却有机会杀掉赵元阳。

“砰砰砰砰……”如春雷般的闷响声中,苏兆南倒飞出树林,吓了宁靖天一跳。

他忙上前去接苏兆南。

“噗!”他一碰到苏兆南,只觉一股沛然巨力涌至,贯通五脏六腑,瞬间眼前发黑便要昏迷过去,死死支撑着没昏迷。

“砰!”他成为一个垫子,把苏兆南垫在身上,后背着地,再挨苏兆南压击,他五脏六腑再次翻卷,眼前骤然发黑,便要昏迷。

“哈!”他吐出一个奇异符号,维持不昏迷,却已经恍恍惚惚。

苏兆南剧烈咳嗽,吐着血坐起来。

“苏师伯,那赵元阳……”宁靖天吃惊的问。

“不是赵元阳,是隋妙珠!”苏兆南恨恨的道:“她躲在里面偷袭,卑鄙无耻之极!”

他们都没能发现隋妙珠的潜伏,显然身怀奇技,结果被她偷袭成功,重创了自己,再无动手之力。

“隋妙珠在里面?”宁靖天更有退意。

他若掺合进去必死无疑。

“你先走,咳咳咳咳……”苏兆南推一把他,又剧烈咳嗽起来。

嘴角不停涌血,他脸色越来越苍白。

宁靖天忙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倒出两颗黑丸递给苏兆南。

苏兆南一口吞掉,摇摇头道:“没用的,隋妙珠的掌力太奇怪,服了灵丹也无用,你快走,别磨蹭!”

“苏师伯,大伙拿不下他们?”宁靖天忙道。

在他看来,七个顶尖高手足以对付两个尊主了,毕竟苏兆南这般顶尖高手天下罕有,若非形势不妙也不会出动这等高手。

“砰!”又一声春雷惊响,飞出一个蓝袍老者。

宁靖天有心无力,只能眼睁睁看着他飞过他们头顶,落到了十丈外,“砰”的一声落地后,嘴里吐着血剧烈咳嗽不已。

“荆师伯!”宁靖天忙叫道。

那蓝袍老者瞪他一眼:“还不快走!”

宁靖天忙道:“荆师伯,我带你们一起走!”

“那谁也走不掉,赶紧趁现在走!”苏兆南沉声道。

赵元阳与隋妙珠现在无瑕顾及宁靖天,一旦他们抽出手来,宁靖天必死无疑,要说阿修罗最恨天外天境哪一宗,必是摇天楼无疑,折损在域外战场的阿修罗多是被摇天楼所坑死。

纵使宁靖天武功远不如赵元阳与隋妙珠,他们也绝不会放过宁靖天。

他们拼死一战,一旦不敌还能逃命,宁靖天却不成,所以要先走一步。

“砰!”闷响声中,又一个蓝袍老者飞出来。

宁靖天叫道:“徐师叔!”

蓝袍老者伤势更重,飞到他们远处之后,躺在地上起不了身,只能剧烈的呼吸,嘶声道:“好个隋妙珠!”

隋妙珠身法太快,他们围攻与单打独斗没什么两样,只觉得自己束手束脚,莫名的生出绝望之感,甚至没能看清她的手掌模样便被击飞。

宁靖天便要说话,苏兆南一推他:“快走!”

宁靖天知道不能再啰嗦,否则真的走不掉,抱抱拳,咬牙道:“苏师伯,荆师伯,徐师叔,保重!”

他说罢转身便逃。

“嗤!”忽然一声厉啸响起。

宁靖天感觉不妙时已经无力躲避,身子飞起来,在半空中低头看自己胸口,心口位置出现一个血洞,所有力气从这血洞里泄出去。

他不甘心的瞪大眼睛,耳边传来苏兆南三人嘶声怒吼:“隋妙珠——!”

黑暗如潮水般涌来,他颓然落地,一动不动,气息越来越弱。

他的推衍之术已经不弱,能够预测自己吉凶,结果却没能预测出自己这一次的杀机,而且摇天楼也没能算出来,否则不会让他过来。

他忽然生出一线明悟,为何宗门长辈们反复叮咛,推衍之术可信,却不可全信,否则会陷自己于绝地,隋妙珠与赵元阳可遮蔽天机,楚离也能遮蔽天机,他们凑在一起,自己的推衍根本不准,预测是吉,其实是算错了。

想到这些时,他的推衍之术又精进了一层,可惜已经晚了,他最后的余光看到了一道冲过来的白影,宛如一抹流光闪过,他虽看不清容貌,却笃定来人是楚离。

到了这里,他的思维彻底停滞,带着不甘死去。

楚离宛如一道光射进了树林,看到赵元阳与隋妙珠与四个青袍老者缠斗,游刃有余却没下杀招,似乎四个青袍老者真挡得住他们一般。

楚离却看出隋妙珠赵元阳游刃有余,沉声喝道:“快走!”

四个青袍老者看到是他,转身便走。

隋妙珠与赵元阳掌力顿时强横,要困住他们。

楚离头顶的剑轮化为一团银光射向隋妙珠,哼道:“隋尊主莫非要同归于尽?”

“楚离,你找死!”隋妙珠冷冷道,袖内的金剑化为一团金光迎上,发出“叮叮”不绝之声,宛如雨打芭蕉,急骤绵密。

楚离道:“我是找死,但谁让他们是太昊峰中人呢,让开!”

他说着话,银光暴涨,逼退了隋妙珠,又射向赵元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