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0章 你……喜欢坏男人?

懒惰De天2017-08-1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秒记住【猎♂文→网 WWW.LieWen.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

“不出。”
  安惜不但没有出去,甚至还走了进去,顺手还把门给关上了。
  在郑恩地略显惊慌失措的眼神中,他把她推倒在了床上,没等他有什么动作,郑恩地就已经整理好了情绪,反而大胆的往安惜的脸上啃了一口,“既然你不出去,就别出去了!”
  “哇,这么嚣张。”
  “就是这么嚣张。”郑恩地抓着安惜的手,很是霸道的放在自己的胸前,“oppa,你老实说,我是不是大了?”
  “我必须收回我之前说你们毫无长进的话,至少这尺寸还是有长进的。”
  “嘻嘻。”
  安惜的那只坏手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开始丈量起了郑恩地的新尺寸,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安惜可以肯定,她已经不再是a了,而是b,“震惊,知名idol演员郑恩地胸围猛增,疑似怀孕生子。”
  再然后,郑恩地感觉到胸口一松,便如受惊一般乱抓,这次她抓住了安惜的手臂。
  这家伙居然把她的bra的背带给解开了!
  感觉出安惜的手掌有准备挣脱出她手的束缚,而有再次活动的趋向,她连忙用力拖住安惜的手臂,将他的手掌重重地压在自己的胸口,不让他的手再在她身上乱动。
  不知道她的这一招简直弄巧成拙!
  安惜的大手覆盖在范晓鸥已经半褪去内衣的咪咪上,他的手心便覆在了两团富有弹性、绵软、细腻而柔滑的大馒头,她用力太甚所以他的掌心甚至完全和她的肌肤贴合,生生地感受着手下圆丘的形状和质感,饱胀而充实。
  有血液从安惜的脚底直直升起涌到了他的脑海中,他的俊脸猛地便涨红了起来。
  这是色you吗?
  很明显,是的!
  “恩地xi,你的胸部现在占我手的便宜,我可以告你非礼吗?”
  “你告吧,反正我不松手了。”
  郑恩地光裸的手臂松开了他的手,摸索着环绕上了他的脖颈,将还有点余烧火热的脸贴上了安惜的脸颊。她嘴里的气息就在咫尺,绵软的身体在他身下起伏颤抖。安惜是个正常的男人,加上此刻心头突然涌起的怜惜与渴望,让他不由自主放下了所有的顾忌,他微微闭上了眼,感受着这种亲密和暧昧的接触。
  两张脸亲近地互相摩挲,两张唇好像也在需求着慰藉,安惜先找到了郑恩地的红唇,先是蜻蜓点水般轻触,郑恩地似乎觉察到了那种熟悉安定的气息,她搂住安惜脖子不放,一张红唇迷乱地追随着安惜温热的薄唇,想要索取更多。
  安惜终于无法自控,他低下头来,用力堵住了郑恩地启开的红唇,两张火热的唇犹如磁石一般,贴在一起难舍难分,禁不住在彼此的口中翻搅纠缠,相濡以沫。安惜就像一床温暖的羊毛被将郑恩地密密覆盖住,她没有着凉之虞,但她裸露在外头的手臂、柔美脖颈却因为寒冷的空气还有缠绵的刺激而起了细小的敏感颗粒。
  郑恩地并不知晓此刻的她有多妖媚魅惑,安惜不住亲吻着她的红唇,他的嘴将她的整张红唇都吞噬掉,使得她的从草莓般的嫣红色转成了成熟樱桃般的深红色,然后几乎在彼此都要窒息的时候才不餍足地缓缓松开她的嘴。
  而后他顺着她小巧的下巴,从她修长的脖颈一直向下吻去,一直吻到了她的胸口……
  白皙细腻的肌肤有汗,年轻女人掺杂着暗香和性感气息的汗水却让安惜这个成熟的男子更加无法自控,他用舌头舔舐着她深深胸沟中有点咸的汗,灵活的舌头所舔过之处,留下了一行湿润的痕迹。
  这家伙,就这样沉溺在这沟壑之中,无法自拔,将整张脸埋进了她胸前的沟壑中。
  郑恩地小心翼翼的问道,“是不是还是小了?”
  “还行吧,勉强还能接受……你穿衣服吧,不然等下包子珑可能就破门而入把我揍一顿了。”
  “嗯。”
  毕竟这是在宿舍,还是在朴初珑的面前,安惜也没敢太乱来,走出了郑恩地的房间,不过这刚一出门,就见到了孙娜恩,她正双手抱肩,神情有些冷漠的看着他,但那眼神,似乎又带着几分嫉妒……
  对,就是嫉妒。
  “oppa,你刚刚在恩地欧尼的房间里都做了什么?”
  “没有啊。”
  “我不信。”
  “娜恩童鞋,有的时候,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
  孙娜恩不依不饶的继续追问,“可我就是想知道。”
  安惜确认了一下,“真的想知道?”
  “嗯……呜……”
  安惜身躯覆盖上来,用力抱住了她纤细的腰肢,她吓得差点失声尖叫,舔舐轻咬着她的耳垂,从来没有见过像安惜这么直白和大胆,甚至是不知廉耻,这可还有其他人呢!
  她惊吓得说不出话来,一边用手胡乱捶打着安惜宽厚的肩膀,两条腿也不停踢他,想让他放手。但是安惜抱得她很紧,尤其是箍在她腰肢上的双臂,犹如铁箍一般,要将她柔弱的腰肢绞断。
  接着,安惜火热而滚烫的吻劈头盖脸地落了下来,让孙娜恩根本无法招架,只能瞪大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到最后,她的声音、脸上的眼泪和所有的挣扎,在安惜热吻和爱抚之中,犹如被喷涌的火山淹没融化了一样,渐渐全都消失了,这是一个,她期待已久的吻。
  直到安惜将她松开。
  孙娜恩慌乱触碰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然后又迅速的缩了回去,又羞又气,“oppa!你干嘛!”
  “你不是想知道吗?我告诉你啊。”
  “那你……那你说就好了呀,干嘛,干嘛还……”孙娜恩越说就越小声,又禁不住触碰了一下的嘴唇,可旋即又害羞的用手掌扇着小脸蛋。
  “我说,娜恩童鞋,你的戏还挺足的,你刚刚不是还挺享受吗?”
  孙娜恩怎么可能承认,“我……我……我才没有呢!oppa你乱说!我,我不理你了……”
  “听说,那个,你……喜欢坏男人?”
  “啊?”

发表评论